您好!欢迎来到

029-85794589

文章

无处安放的乡愁



当一个文明的国度连羞耻都不要的时候,这个国度已经礼崩乐坏了。这种败坏的社会风气不仅仅存在农村,而且在整个社会都存在着,这种社会道德衰退之所以呈现出共性的特点,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社会发展已经出现了偏离普遍受益原则的趋势。这其实是一种十分值得重视的社会信号。

关注与呼吁的声音慢慢减弱,反映出社会民众普遍的失望情绪,逐渐地,我们的社会出现一种与冷漠之后的群体性的麻木,并开始了麻木之后的默认。

不客气地说,一旦对社会非道德行为充斥着失望情绪,这个时代肯定是悲哀的,如果哪个社会丧失了基本的是非价值观念,对整个社会的非道德行为采取默认甚至是怂恿的态度;那么,这个社会就会出现不知廉耻的危险,这意味着社会道德体系的彻底瓦解。倘若不幸如此,那可是一个文明的悲哀,文明的耻辱,这种文明意义上的悲哀与耻辱,绝不亚于国家伦丧之后的民族屈辱。

农二代的悲哀


春节,我到周边几个村子走了走,那里都有我的亲友,我发现许多十八、九岁的姑娘小伙我不认识,一问才知是某某的孩子,他们的父亲是我的同辈,他们刚从沿海和南方打工回来。男孩子有的留着飞机头,有的剃着光头,像黑社会;女孩的头发要么是“红毛”,要么是“黄毛”,还打着耳钉。穿着打扮也很时尚,与城市的同龄孩子没什么区别。攀谈中,他们不知道“孔子” “老子” “孟子” “墨子”等历史名人,也不知道 “现代化”, “人民币汇率”, “WTO” 等时事新闻。他们根本不关心国家大事。但他们知道“麦当劳”,“李宇春”,“非主流”。满口“OK!”“耶丝!” “生日PT”。他们把传统的礼节忘得一干二净,对这些洋玩艺却玩得那么熟练,我真担心中国的文化有一天会被外国殖民!

是的,这些八、九十年代出生的“农二代”从学语开始就接受电影电视铺天盖地港台琼瑶剧卿卿我我的不断渲染;未婚同居、未婚先孕的现象早已见怪不怪。农村抱守千年的名节门风、礼义廉耻等传统道德短短数年丧失殆尽……今日农村,传统不再。

我问他们平时看不看书?他们说:“读书都逃学,还看鬼哟!一摸书就脑袋疼。” 我问他们知不知道鲁迅、巴金、茅盾是谁?他们说:“管他是谁呢?我们只知道赚钱、消费,玩。” 我默然。我们的下一代“农二代”将是垮掉的一代,他们不学无术,胸无大志,庸俗无知。农业现代化指靠他们还有什么希望?但你能说他们不现代么?他们会上了网聊天,会QQ,会网恋,他们从出学校门的那一天就外出打工,对农村已没有什么感情,他们中有居然连农作物的名字都叫不全。指望他们回来种田,那是妄想,他们也根本不会种田。我担心今后农村会断了种田人。

这些“农二代”的孩子还有一个明显的坏习惯就是懒散。面对老人们每天重复着总也干不完的农活,看着那由于常年从事生产劳动而变得弯曲佝偻脊背的爷爷,看着忙碌的父母亲,而孩子们一个个懒觉要睡到自然醒,起来后这些孩子既不帮着干农活,就连家里的活计也不帮着干一点。看他们悠闲自得的样子,我的心都酸透了,真的为他们的将来担心。

若是他们仅仅回家懒,能够在外老老实实打工还好说,最担心的是他们走上邪路,他们没有在农村吃过苦头,受过累,好逸恶劳,又不愿学什么本事,又被金钱社会所污染,又对城市的生活方式所羡慕,追求高消费,贪图享乐,势必会不走正路。我们隔山那边河南的一个村庄,村子里的男孩女孩,七成读完或没读完初中,拿到身份证就进城“打工”了,这书读不读都没啥用!继续读了高中的有大约二成,考个大学并不算难,难的是没钱读书,于是,能读大学的最终凤毛麟角!十个孩子中数不出一个!而在乡民眼中,借一屁股债供孩子读大学,读了大学也分不了工,找到工作又买不起城里的高价房,一辈子是个难,还不如早点打工挣钱,如今的教育体制使农民普遍厌学。

没有多少学历文化,到了城里的男女孩能打什么工呢?除了进工厂入商店饭店,除了生产线工位,搬运打杂洗碗扫地在等待他们外,没有更好的选择,一天少则十二个钟头多则达到十五六个钟头,一个月最多两天休息,一个月下来也就领得到一千甚至只有几百块工资。这点钱哪够自己花销?

于是,要搞钱只有打歪主意。男孩子中一个找到歪门路的,一个带一个,七成都转行去当混混了!就是混迹于镇上街上大城市的人群中做小偷小摸!或者三五个一伙去伺机制造交通事故然后“私了”索人要钱,或者帮人带带白粉,混得好的还可受聘去做保安、当城管,帮人做打手!

女孩嘛,比来比去,还是“干那个”来钱又快赚得又多又不辛苦!又是一个带一个,纷纷进了发廊、夜总会、洗脚城,去做桑拿按摩,并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技师” !

这些赚回了钱的孩子们,不少在村里建起了一层或两层楼房,有的干脆在镇上、县城里买了房。听说这个村里过半数的八零后、九零后男盗女娼! 我搞不明白,不知是农村富裕了呢?还是农村沦陷了?社会藏垢纳污,农村都没有净土!

眼睁睁的看着下一代人被引向歧途,我们这些父辈有劲使不上,干着急,真是五内俱焚。有这样的下一代,我们的中华民族怎么实现伟大复兴?

生态环境越来越恶劣的农村


如今农户的生活也在逐渐“现代化”,受现代生活方式的影响,农户在生活中普遍使用洗衣粉、肥皂、洗发水、洗洁精等无机化工产品,由此产生大量难以分解的生活污水,成为农村污染的一个重要源泉。由于村庄内没有健全、科学的排污管道,农户就只有随意地将不易分解的污水排放到房前屋后的各种沟渠、池塘之中。结果是一走出农户整洁的房舍,就常碰到淙淙流淌、臭气熏人的污水。污水流到哪里,就臭到哪里,污染到哪里。排到河沟里,导致河沟发黑、发臭,鱼虾越来越少;渗透到地下水,导致井水被污染。同城市居民一样,农户也大量使用塑料袋、玻璃瓶、塑料瓶、纸箱、纸巾。与过去农家的废弃物多是木、竹、棉、麻、石制品不同,这些现代垃圾很难被自然分解。由于缺少甚至干脆就没有垃圾回收的公共设备,如垃圾桶、垃圾箱、垃圾车等,大量生活垃圾没有办法进化无害化处理,只能长年累月地分散丢弃在河边、路边、屋后。它们花花绿绿,随风飘散。不仅破坏景观,而且藏污纳垢,成为各种病菌的滋生场所。污水和垃圾使得村庄美丽宜人的自然环境大打折扣。

记得我读初中的时候,公社每年搞一次“爱国卫生运动”大检查,大队更是每个月搞一次,谁家的场院门口干净就表扬,给你挂个“清洁”的牌牌;谁家门口脏就受批评,给你挂个“不清洁”的牌牌。那是荣誉哩!现在谁管呢?都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

树木掩映中的村庄不见了。过去,村庄处在树木掩映的美好环境中,现在村庄的树没了,只要是人口集居的村庄,别说树林,找几棵像样的大树都难,散居的农民才能奢侈地享受有树的快感,什么野花野草在农村更是绝种了,多少钱也恢复不了原来的生态环境了。

中南大学教授孙锡良说,“短视的林权改革,是一轮新的对环境破坏的运动,我不否认林权改革在个别地方的短期经济效益,但是,它必将对中国人民的生存坏境带来致命性影响,为今天不慎重行为买单的必将是我们的子孙后代。”

过去我们政府一直认为,山林分到户后,大家会更爱山,会植树造林;现在看事实上不是这样。致富使农民走向偏激,我们老家有些留在村里的人,看到外面打工的人挣钱回来,急红了眼,就在山上疯狂砍树卖,有长了四、五十年的枫树,有长了三十年的还是大集体栽下的杉树,都被他们日里砍、夜里偷都给锯光了,山上变得光秃秃的,像是和尚头;夏季山洪暴发,水土流失严重,把田丘冲垮一大片,农民无法再耕种,农业生态不断恶化。可农民不管生态不生态,他们只顾眼前利益捞现的。村干部没有直接的措施管他们,林业站也不管,甚至他们巴不得农民砍了树他们来收购,压低价钱,自己从中获利益。

由于乱砍乱伐树木,许多地方的森林覆盖率降低,由于山上砍光了,蓄不住水,河溪都干涸了;若是下暴雨,藏不住水,又容易造成山洪暴发,引起大量水土流失,河床淤塞,生态严重失去平衡。所以近些年要么是水患,要么是旱灾。除了2008年冰冻灾害之后,老家近三年没有下过一场大雪,去年没有下过一场透雨,干旱了一年。我的家乡“大别山”以前是森林茂密、遮天蔽日而著称,如今基本上看不到森林了,也找不到一棵大树了。

春节,我到村子对面的西大山看了看,西大山叫白云山,山上光长柞刺树。三十年前我读高中时随改山造林的群众奋战了三个冬春,栽下了几千亩杉树,还专门成立了一个林场搞管理。三十年中,杉树长得郁郁葱葱,沟沟洼洼都成了林海。后来山场分了,林场也撤销了,人们日日砍,夜夜锯,几年之中山就光了,成了只长茅草的荒山,痛心啊!

而且,土地的生态也在不断恶化,由于农民在土地上长期使用化肥、农药,且一年比一年加量,土地一年比一年板结,肥力耗尽,收成一年不如一年,而农民不会从长远考虑,只会追求眼前的利益,继续加大剂量。过去,农民往自家田里沤青棵肥,施农家肥,农民的生活垃圾及动物的粪便垃圾都可以通过与泥土焚烧变成很好的农家肥料,可以大大改善土壤的板结,如今没有农民愿意费力劳神了,村子里到处垃圾遍地、臭气熏天。这些改良土壤的有机肥农民基本上不用了,一味地用化肥和农药。农业生产资料的科学化只会污染农田,是土地的“鸦片”;只会使农民更加偷懒,他们贪图舒服,省时省力种懒散田,节省的时间要么去打牌,要么去打工,他们不愿意对土地投入,甚至不爱土地,只会对土地索取。如此下去,土地会退化,农业会崩溃。更有的农民在田里栽上意杨,然后全家外出打工,好好的农田一栽上树就得报废,以后永久性无法耕种了。就是以后复垦,插秧时也装不住水。对于那些田里栽上了意杨,已经没种粮食了,却还在领“种粮补贴”,政府却没有引起重视。

由于农民对化肥农药的过度依赖,农业生态环境不断恶化。过去,田坡上长着茂盛的青草,如果用镰刀砍下来沤在田里,是上好的绿肥,如今农民图省工省时,只用除草剂“农达” 一喷,田坡上的草就枯死干净,连根都烂了,殊不知,草根固定着田坡,草根烂掉后,田坡没有草根拔住,一下暴雨,田坡就纷纷垮塌,一垮一大片,水打沙压之后,一片梯田就毁掉一半。由于一家一户地单干,农民没有劳力再修复,只有任其报废。如此下去,农田面积会不断减少,农民无田可种,后患无穷。

国家应对“农达” 农药控制性使用,“农达” 巨毒,除草效果虽好,但是毁灭性严重,污染严重,有害无利;沾染上稻谷、蔬菜,人吃了慢性中毒;那么牲畜如牛、羊、猪吃了沾染农药的青草饲料和稻草,也会慢性中毒,而人食用了猪牛羊肉是不是也慢性中毒呢?我没有考究,为什么现在农村死于癌症的人越来越多?是不是跟大量过度喷施农药有关呢?由于土地的污染,有毒的土地长出来的粮食自然有毒,化肥洒在田里,只有一小部分被农作物吸收,大部分残留在土壤中;农药施在庄稼上,也有一部分残留在农作物上;严重不严重?我们观察一下水田里的生物就知道。过去,爷爷耕田的时候,我总提着一个竹篓子在后面捡黄鳝、泥鳅之类的,有时,一天下来要捡十来斤的;挖田沟的时候,总会用筲箕撮很多鱼虾。如今田沟里的黄鳝、鱼虾、泥鳅,几乎全部绝迹。农药污染是个大问题。我们一直喊着提倡生态农业,但实际上明显的农业污染一直没人抓,一些存在的具体问题,大家都忽视了。


在城市化发展迅速的今天,工业的污染是一条线的污染,农业的污染是成片成片的污染。走在农村广袤的土地上,真不知道还有多少土地是干净的!



该文章已有1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 会员名
    2018-5-29 18:31
    留言内容留言内容
  • 会员名
    2018-5-29 18:31
    留言内容留言内容
全国免费热线电话

029-85794589

反馈建议

chinacitydesign@xawhct.com 在线QQ咨询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Powered byDiscuz!X3.2© 2001-2013Comsenz Inc.

最佳伙伴

中国城市设计网(www.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