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西安城市风貌与建筑文化的思考

2015-3-17 16:40 浏览次数:1653 我来说两句(0)
摘要:在中央高度重视城镇化发展的当下,深入探讨西安的城市发展、建筑艺术以及文化发展的问题,具有重要的意义。尤其讨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在现代化进程中所面临的一些问题,这也对我国城镇化的发展研究具有积极地理论和现 ...

    在中央高度重视城镇化发展的当下,深入探讨西安的城市发展、建筑艺术以及文化发展的问题,具有重要的意义。尤其讨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在现代化进程中所面临的一些问题,这也对我国城镇化的发展研究具有积极地理论和现实意义。但是这种探讨首先需要确定一个价值基准,这个基准就是城市历史风貌的合理保护。城市历史风貌保护和城市现代化关系问题,确实是当下城市化进程中回避不了的突出问题。我们是要保护,抑或是彻底否定现代化概念?如果从大的历史发展进程来看,如果我们今天不去讨论,也许我们就会被人指责为确确实实是一个思想上的懦夫,因为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历史责任。
    从古典主义到现代主义的历史演变和发展来看,现代主义强调理性逻辑并强烈批判古典主义,它的诞生近一百年来广泛地影响着我们的人居环境。但随着时代经济文化的发展,人们逐渐对现代主义的千篇一律、方盒子式的建筑厌烦起来,现代主义的建筑形式也被很多人所诟病。如果从历史的眼光来看,现代主义用理性的“方盒子”概念诠释了对古典主义一种批判,应该说它是一种时代的精神体现。然而随着时间的延续,社会发展的多元化,强调文化,强调地域性,以及对人性的尊重等等,这种对复杂性与矛盾性的认同,导致了后现代主义的出现,及对现代主义进行批判,这是人类追求更理想的人居环境的基本愿望,是一个社会发展与认识进阶的必然规律。

钟楼

    显而易见,如果我们今天打着为了古城保护而保护,仅仅为了把老旧的东西展示出来,而对当今时代社会和人居环境的文化多元性以及复杂性和矛盾性采取漠视的态度,单纯强调保护的话,我认为有可能从出发点上就是错的。从公众的角度来讲,人们渴望着一种生活质量的提高,这种渴求不仅在物质上,也强烈地反映在文化和精神层面,所以在意识形态这个层面上它已经超越了过去的认识,它不是简简单单固定于建筑形式和风貌的问题。所以城市化进程的发展趋向是应该符合人居生活质量的提高,这个趋势是逆转不了的,在这个层面的必然性肯定会使得我们现在必须要思考这个问题。
    对于这样一个复杂的问题,我不认为仅仅凭借一些诸如导则之类的东西就能解决好,因为过于具体化的管控措施反而会让我们陷入一个比较难办的,或者比较尴尬的境地,因为城市风貌的保护仅仅凭借简单的建筑语汇很难体现、把握和界定清楚。以下是我对于西安城市风貌的几点认识和感想:
    第一,追求多样性是人类发展的一个天性。
    针对西安这样一个有历史文化积淀的古城,我们如果希望用一种表达方式将它整个涵盖,或者说概括起来,或者用某一个我们认为比较具体化的一种操作模式来把它界定出来,是相当困难的。众所周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GDP的高涨,中国的老百姓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关注城市建设的发展,为什么老百姓热衷于它,为什么老百姓会热衷于探讨各种各样的建筑,甚至于给标志性建筑起各种各样的绰号,实际上这正是老百姓积极参与到城市建设过程当中的一种表现。当代建筑已然成为公众价值判断的一种载体,而恰恰在此体现出了前所未有文化多元性,任何人希冀用一种语汇统领整个社会的想法是极其不现实的。

唐城墙遗址公园夜景

    第二,要照顾到大众的审美取向。
    现在我们总是关起门来,在自己业内的圈子里讨论事情,好像觉得专家说的很重要。但事实上无论对于哪一座城市来讲,其风貌的问题,肯定无法脱离社会公众的价值判断,并且这种价值判断是一个碰撞的过程。所以在这个层面上还要有一些引导,要引导大众对城市、对历史、对风貌的一种再认识,或者说整体水平的提高,这一点是很重要的。经常有领导说,我到欧洲去访问,人家房东老太太拉着我介绍她的房子如何如何美,这对于总是对城市给予批判的我们而言,值得反思。因此从这个层面上来讲,我们在城市总体的规划、设计层面上,还是有必要关注公众的审美价值取向,并且合理地引导公众的价值取向。
    第三,对城市的某些方面给出控制点。
    城市风貌的控制不同于具体的建筑设计,它不可以形象化为几种语汇或者几个处理手法,就像界定建筑立面窗户的比例那样简单。它牵扯到经济、政策和大众的审美趋向,对于它更多地应该是控制性层面的一个解读。比如说它是不是可以做成这样,轮廓线的要求,退让红线的要求,还有建筑密度的要求,都可以采取一些控制性策略的方式。具体的策略是什么可以再研究。例如梁思成先生曾经提议将北京新的行政中心划分到紫禁城之外的地方,后来事实证明很多城市的做法,包括欧洲很多城市的做法都是如此。例如巴黎市的主轴线,串联起古代、现代和城市的未来,思路清晰,空间清晰,加上时间维度,塑造了一个立体的概念,值得我们借鉴。因此,我认为西安的城市特色除了明城墙以内的老城区,除了曲江风貌保护区,其实还有全新的模式可以探索。就如同我们到了北京,不仅可以看紫禁城、颐和园,现在也可以看到“鸟巢”和“水立方”一样。所以我个人建议,西安在距离老城区比较远的,建控区之外的地方,真的可以尝试着进行一些设计方面的创新。
    第四,品格重于风格。
    无论建筑高度有多高,无论是公共建筑还是住宅等其他类型的建筑,只要做得美观,老百姓往往都乐于接受,业主也会觉得满意。西安之所以在当前的快速城市化发展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我想一方面是跟开发强度大有关系,我们必须在某个地方建那么多的房子,这些楼很高、建筑密度也非常大;另一方面在建筑设计上缺乏细节的考量,也许还有施工方面的问题,这些都会造成整体建筑品质的下降。所以说如果能在品质层面有所提高,我觉得对于西安老城区反而是一种承上启下式的表达。

西安院子

    具体到建议,有几点策略性的思考,非常不成熟,提出来供大家批判:
    第一,层次性策略。
    西安的老城区本身就很明确,除了城墙以内的部分,以及曲江大唐芙蓉园周边,是不是还有可能再确定几个地块。一旦你确定了这几个地块,是不是意味着其他地方可以适当放松,这个放松我认为是一种平衡,不是说对保护的区域在容积率、高度、建筑密度等方面进行严格控制,而其他的区域就不管了。在确定需要保护的区域当中,做好传统与现代的结合,让老百姓理解,让开发商也理解,同时让地方政府也理解。虽然众所周知土地财政是许多地方政府收入的主要来源,对此业界已经批判了很多次,但是目前仍难以改变,一是因为产业支持不够,二是因为旅游业不够发达,所以地方政府很多情况下还得依靠土地财政。所以现实必须得承认,但是在承认的前提下,是不是能再做一些控制性的要求。有发展,有放松,才能有保护,这是一种理性的平衡,这就是层次策略。
    第二,研究图底关系。
    巴黎公认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城市之一,但是我们印象最深的还是那条主轴线和几栋建筑,卢浮宫、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德方斯巨门,而沿着香榭里舍大街两边的众多建筑,很多人记不住它们的样子。我想这就是一个手法,或者说在规划设计层面是个策略,我们把它叫图底关系,要明确在一个城市里面哪些是图,哪些是底。图是要跳出来的,比如大雁塔,那是传统留存下来的东西,比如说还有新建成的一些具有风貌特征的建筑,除了这个之外其他的建筑要敢于成为背景。现在有些同志张口闭口标志性建筑,但孰不知标志性就意味着与环境没有对话、意味着没有协调,所以当设计的目的总是要标新立异的话,无疑会造成怪诞和突兀。因此无论是规划师,还是建筑师都应该清楚,在城市中一定要有背景建筑,如果是背景建筑就应该踏踏实实的把它设计好,把它做的恰如其分,我称之为贴切的建筑,这样的话才能够使我们重点的建筑凸显出来,才能够使风貌的东西保持着鲜明特色。
    第三,关注重点地段的城市设计。
    根据威尼斯宪章的原则,传统建筑一旦破坏不可以重建,只能有条件的修复,为的是避免再造一个假古董。我国的文物保护法也持有相同的观点,但是有一些重点的项目经过专家论证批准之后可以重建。所以我想是不是可以利用这样一个说法,在重点的部位做一些重点的建筑,把它作为城市的“图”体现出来。西安确实前一段时间做了大量的工作,古城这一块已经成为一个典范,但是否能在绕城高速公路之外的地方划出几块区域,真的就让它往新去做,我个人觉得不是不够古的问题,而是不够新,还没有新到让人觉得它是一个“新西安”的概念。如果远离老城区的地方再做仿古建筑,我觉得恰恰弱化了以往所做的这些成就,它反而会冲淡老城区历史积淀下一种厚重的感觉,让人觉得一种泛化了的古。西安要有活力,也要尊重人们多样性的选择,绝对不是“泛古”的概念,所以要敢于划定某些区域,要体现出来创新,这种创新本身就是一个继承和发展的过程,也是一个弘扬文化的过程。

西安城墙


    第四,西安也需要现代城市的一种表达。
    城市历史风貌保护和城市现代化关于文化层面的探讨,也在于一种传承和发展。像西安这样一个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古城,重点还是在发展上,或者说更加强调的是一种带有前瞻性的东西。这里面也牵扯到一个城市的营销和城市整体的策略问题,我们要引导民众,引导城市的决策者们,客观面对一个城市风貌现代化的体现问题。威尼斯宪章里面明确提及,我们保护一座历史风貌古城,实际上也是强调,除了运用那些历史的手法之外,还有一种来强调它的地域性特点。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说,它的诠释空间是很大的,如果我们还是抱着一些传统的符号,特别是在城市的外围部分去研究,反而会让我们陷入一个被动的局面。
    针对这样一个主题的讨论,可能更多的还是要加强顶层思想层面的研究,或者说是思想层面的一种辨析,西安也需要现代城市的一种表达,在这个层面我们能够讨论出大的方向性,我觉得这个目的就达到了,而不是简单地给出一些具体的手法。

作者简介:
    庄惟敏,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陈琦,工学博士,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所长、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收藏 分享 发布者: rico |
更多相关搜索: 门户 论坛 用户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进入论坛>>
热点聚焦
天要下雨,水要淹城,城 有人说过,考验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只要一场大雨就足矣。今年入夏以[详细]
西安市教学建筑外保温系 本文通过实际走访调查和资料采集的方法抽样调查了西安市比较具有代表[详细]
雾霾很嚣张?智慧城市说 在面临雾霾侵袭的时候,智能城市似乎又应该发挥作用了。无论是建筑、[详细]
陷入衰退泥潭 山西该如 走出衰退必将经历一段艰难的历程,往往需要经历较长时间,德国鲁尔区[详细]
雾霾很嚣张?智慧城市说 在面临雾霾侵袭的时候,智能城市似乎又应该发挥作用了。无论是建筑、[详细]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访问统计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 2012 中国城市设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陕ICP备12000627号-1 )
公安机关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