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门户 新闻中心 建筑设计 前沿论点

城市难以承受之重


    身居城市之内,到处可见高楼林立,处处皆是钢筋水泥铸成。但在繁华的表象之中,却未曾能承受乡愁之重。满街人群攒动,却无处可寄乡情。试问这高楼林立,何以弥补情感空缺。
    继大肆发展经济,拓城开土以后,到处都在搞城市化,瞬间一个个城市随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然也生发了诸多的社会问题。曾经居住是为了有稳定居住之所,是以安家立命。今大兴开疆扩土,是为更优越的居住,提升生活品质。但便利繁华期间,却少了人情冷暖和情感归宿。


    人们日益奔波城市之间,从乡村到城市,是为有安定之所,能享有城市繁华,可以安然过上品质生活。但苦苦追求,并不是人人如愿。在此期间,人们携着各自不同的梦想和身份汇聚于城市之中,有人满载而归,最终留在城市,摇身一变成了城市的主人,有人则日益努力被城市耗尽青春,最后依旧漂泊于此。

城市梦,遥遥可期

    人生来都寄予希望未来更好,于是对那些一出生就要无止境奋斗的人来说,更需要有一个梦想,一份寄托。
    城乡之别,是自古地理所致,人先天难以为之,唯有被选择。
    在城市化日益渐甚的今天,人人都苛求在城市之中得以居所,成为其主。可愿望终归愿望,得不可得,尚难知晓。毕竟人的出生地是自己难以选择的,可现代社会标榜的城市繁华和价值观,倒吸引了无数非城市居民苦苦求其得以城市户口,改革其新,有个城市的身份行头。然而当人们都纷纷涌向城市时,层层高楼,处处人流并未让那些对它渴望已久的人幸福了多少,反而生发了更多的劳累与困惑。
    都市的繁华,交通的便利,也伴随着高消费和交通拥挤,以及过大的收入差距引发的贫富差距等问题,随之相应资源的不可控分配和暴增式的人流,加剧了城市发展进程的问题。随之,农村人口的过度性迁移,在人为性选择下,也带来了农村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等的社会问题。出现耕地荒芜,留守儿童家庭教育空缺和老人无依无靠的艰难局面。
    以经济发展为整个社会龙头的政治导向和价值诉求,让诸多人背井离乡,在浩瀚的城市大运动面前,人人都怀揣着城市的梦,在黎明初来的晨曦日益奔走,在夜晚来临的街头苦苦留守。

家乡情,求而不得

    城市的繁华,终不是故乡。一座座高楼可以安身却难以安心寄情,许多人身居城市,虽然搏得一居所,却未曾放得下乡情。古人自古就言“叶落归根”,人们居住的地方是要放得下乡情的。虽然有了安身的居所,但千篇一律的高楼建筑,并未给乡愁一个可安放的地方。
    生活在乡村的人们,虽则没有都市的便利交通和发达的通信,但处处皆见乡情。人们各自的乡村风景各异,即使同一院落也略有不同,因为它们容得下满腔乡愁。邻里之间常常问寒问暖,互帮互助,再远也能听到乡音。 常常是隔壁一声呼来,对面一声唤去,显得好不热闹。倒是这看似更加亲密的城市门门相连,却生来并不曾有寒暄过几句,人与人之间如不是至亲挚友往往生死不相往来。
    如果我们的城市规划者可以赋城市在科学发展中,以人性居住为首,合理分配资源。以文化相依托,在城市文明中注入城市的灵魂,相信人们终可诗意栖居;城市设计师敢于创新,在文明中不失乡村居住的乡情,巧用材质,赋予城市建筑在实用之余多些城市审美,寄情寄景,给城市空间引入人情,相比就可造的理想之城。
    看着高楼大厦,惊闻它能装得下人的身躯,却无法载得重人的情怀。这倒难免人们对它是又爱又恨,在城市越来越发展成熟的时候,人们不得不祈求它可以使人类更人性化的居住,装得下身躯,亦载得动乡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粉丝0 阅读1797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