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乡愁

2014-11-7 09:44 浏览次数:1920 我来说两句(0)
摘要:在城市化发展的大进程中,每个人除了面对激烈的生存竞争和生活压力外,都有一段难以忘怀的乡愁。可如今的乡村已经面目全非,让人怵目惊心,故乡怎么会变得如此陌生?淳朴的乡亲也变得不可理喻。当过去的印象和眼前的 ...


在城市化发展的大进程中,每个人除了面对激烈的生存竞争和生活压力外,都有一段难以忘怀的乡愁。可如今的乡村已经面目全非,让人怵目惊心,故乡怎么会变得如此陌生?淳朴的乡亲也变得不可理喻。当过去的印象和眼前的现实在脑海变幻交错,往往忍不住要崩溃,忍不住要扑倒在家乡的土地上大哭一场。

按说我的故乡是美的,往年一到秋天,稻谷成熟,田野上翻滚着金色的波浪,真有“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的丰收景象。如今这景色不再,连门口的田地都荒了,变成了这个破败的样子,真让人感慨万千。平时村里年轻人和中年人打工一走之后,村里就更冷清了。只留下一些老头子、老婆婆看守家园,田地自然没人种了,长满了半人高的蓑草,一片荒芜的情景。

我不忍心让大家看到我美丽而又悲哀的故乡,过去我都是歌颂和赞美我的故乡的,是的,谁不爱自己的故乡呢?

数典忘祖的乡村


同往年一样,每年春节我都要回老家过年,似乎只有回到乡下,那才是真正的过年。为什么每年春节那些在外的游子挤火车、转汽车,花去一个月的工资也要回老家呢?因为有故乡的春节才叫春节,有乡情的地方才叫春节,有亲人的老家才叫春节。可在壬辰龙年春节,我不仅感觉不到春节的气氛,相反使我生出许多烦恼!往年我曾歌颂过我的故乡,没想今年看到的故乡这么让我失望!我的故乡已越来越让我看不明白了。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世界变化快。

乡下的年味应该是最浓的。过去,腊月二十九过年前的这天晚上,家家户户都要预备支油锅炸菜,炸鱼丸子、肉丸子、滑鱼、滑肉等很多地方风味的佳肴,好些乡下人做的地方吃食,是城里人在餐馆里吃不到的。炸鱼的油香漫过各家的瓦楞,飘过村子的上空,一湾子都是香味,熏浓了新年的气氛。如今商品经济也渗透到了农村,一切都可以买,农民懒得做这些东西了。

往年春节,村里异常热闹,舞龙灯的,划旱船的,到处都是鞭炮声。但今年却异常冷清,村里人走了一半,部分人打工赚了钱,都在镇上买了房,过年就不回来了,门口挂的是一把生锈的大锁。看来,城镇化在飞速地改变着乡村!

在家的农民也懒散了,新年也不祭祖,元宵也不搞舞龙灯、划旱船等传统文化娱乐活动,他们只知道打牌赌博,如今的乡村全变味了。在亲戚家吃饭的时候,人们谈论的是钱:“我今年在建筑队当架模工,一年硬挣了4万。”那个说:“我干钢筋工,一年也挣下3万。” 另外一个人更牛逼:“我在铁路上打工,一年捞了个8万。”显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乡村弥漫着铜臭睐。叫我这个靠写字挣钱的人坐立不安,我一年辛辛苦苦拼命写稿还不如他们,我只好无言。亲戚家喝的是好酒,吃的是好烟。生活是改善了,但我却感觉乡村丢失了很多珍贵的东西。

村里的环境依旧很糟,现代化的日常用品废弃物在污染着乡村。到处是洗发精空瓶、花花绿绿的包装纸盒、扔掉的手提袋,更多的是废弃塑料袋,一刮风随风飘扬,形成一道蔚然景观。尽管村里不少人盖起了楼房,但门口肥皂水横流,垃圾遍地,燃放烟花后的废纸筒随意堆在门口,走路都绊脚,只要弯一下腰就能捡起的举手之劳的事,也没人愿意去干。酒肉饭饱的村民叼着一根纸烟,在路上悠闲地散步,双目无神地抬头望天,视若无物,却又是一脸的麻木。虽说农民比过去生活过好了,却对前途一片茫然,不知明天该干什么?下一步有什么打算?更没有爱护环境的习惯和想法。这是一个文明素质的欠缺。这样的农民富了又有什么意思?只会成为胡吃海喝的行尸走肉,没有思想,没有理想追求,只会更多地挥霍财富,污染环境!

过去,我们一直认为“包产到户,一包就灵。”农业不用管,让它自己去发展。政府不管农民,让他们自己去折腾。事实证明是不行的。所谓村民自治,就是无人治,农业不用管,让它自己去发展。国家基本上没有履行多少责任。

政府对农民摞包袱,是一种不负责的表现,是一种不作为的行为。漠视农民,才导致如今农村这个局面。漠视农民,导致农民也对政府的漠视,所谓国富而民不强,而发展道路上,最可怕的心态是不少人只是发展路上的看客,“关我什么事?” “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成为他们浮躁、焦虑、无奈、冷漠、慵惰的根源与托词。而当社会舆论也就是民心民愿开始成为一种对现实的抵触时,这种局外人心态,有可能升格为破坏性力量,仇官、仇富种种借题发挥即是证明。只有人心齐,泰山移。当大家都觉得改革与自己有关,发展关乎自己的生活质量之时,大家才能干劲十足。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农村的发展十分小,还停留在八十年代初分田的那几年,相反农村的问题却越来越多。池塘崩溃了,河堰垮塌了,渠道堵塞了,农田荒芜了,村民都流失了。小偷小摸反倒猖獗。世道人心也变了。毛泽东在世时,农村火红的局面再难重现。不能不令人悲哀!

就拿这春节来说,人情礼金越来越重,在这个谁富谁光荣的年代,人们打肿脸充胖子,比着花钱,比着铺张浪费,未富先奢,浮华的农村背后掩盖着传统道德伦理的沦陷和崩解,掩盖着难以理清的乱象。

被人情债负重的春节


龙年春节,因为送礼,我被累得喘不过气来,今天这个朋友的孩子过周岁生日请客,明天那个亲戚过50岁大寿请你吃酒,后天,又一个表亲的老人忌日“圆满”,让你忙不过来。但这酒不是好吃的,必须送礼,少则三、五百,多则七、八百,甚至一千,这得根据请客对象和亲朋的亲疏而定,若请客对象是小老板或有钱人,礼必须送大点,否则礼轻了别人看不起。亲戚之中若是远方表亲,礼可以薄点,若是丈母娘、小舅子那边请客,就得把礼送厚点,很有讲究。在乡下,人们都把请客送礼办喜事都放在春节前后,因为这期间,在外打工的人都回来了,请客好请到人,而打工回来大家荷包里都有钱,所以都把办各种喜事的日子定在春节期间。

农民送礼的名堂很多很讲究,以娶媳妇为例,就可见一斑。自媳妇讲定后,第一步就是新媳妇到家里来 “瞧家”,瞧你家里殷实不殷实;这是第一关,吃了喝了之后,过去送上几套好衣料,如今“干折”捧上五千元“见面礼”。之后是“订婚礼”,女方上门同意后, 约个日子把亲事定下来;然后,便是“请媒”,把媒人请到家里来,把所有的亲戚都请来吃一餐,预示第二年成亲,给亲戚“打个锣”。这时男方要当着众亲的面,把猪膀羊腿等食物弄一大挑送到女方家去,当然还少不得“压挑钱”,这是一大礼,要办周到的,一般都在一万元以上。之后是去女方家拿“年龄八字”,好择吉日,吉日定好后便是送上礼物叫“送日子”,也即换帖。女方便开始打嫁妆。家具成功后,要送“喜礼”,工钱自然男方出。虽然有不少青年人自由恋爱,但依旧得过这一关,男方若给少了,世人都笑你小气;女方若是不张大嘴要,便笑你的女儿不值钱,被村人看贬;再后,是张罗成亲,这是一个大喜的日子,也是令人头痛的一天。新媳妇出嫁前,丈母娘野着心儿盘算人,张开大嘴要钱,说多少给多少,要一千给一千,要一万给一万,容不得你讨价还价,没钱就借。不然,女方不松人,叫你娶亲娶个“冷场”,好不容易闯过这一关,本该松一口气,可也轻松不了,三天后要送“回门礼”。住往媳妇娶回来,男方已累得趴下,扯一屁股债。

之后,每年的端午节要送“端午礼”,中秋要送“中秋礼”。丈人家建房,要送“上梁礼”,搬家要送“乔迁礼”,大舅子结婚,500元拿不出手,1000元最好,再后生了孩子,要送“满月礼”,孩子满一岁要送“周岁礼”,10岁要送“满生礼”,要么折钱1000元,要么送高档电器。要是小舅子考大学,要送“升学礼”,要是参了军,要送“参军礼”,要是以后结婚,依大舅子照本宣科。若有几个小舅子,你非累得趴下,永远有送不尽的礼。丈人家有长辈去逝了,要送“丧事礼”,最少1000元,后又是一连串的“五七”、“周年祭”、三年“圆满 ”礼,若是一件不周,亲戚便闹翻了。还有丈人丈母娘逢“十”大寿,要送“祝寿礼”。平时过零生虽然简便一点,但也要去。丈人丈母娘年年过生,年年得送上两份小礼,多是食物,每份至少也得100元以上。有小姨子的,出嫁时要送“陪嫁礼”以前只送被面,毯子之类,如今都兴干折成钱,最低也得500元左右。还有平时的“节日礼”:春节拜年,年年不断。

乡下人都被这些礼节折腾得叫苦不迭,但人们又不得不跟着学,谁花得多谁光荣,谁花得少谁被人耻笑,形成一种恶性循环。所以人们又都比着干,比着花。是少数有钱人把礼金抬高了,把没钱人给拖苦了。

如今更水涨船高了,有的农民送礼送红了眼,没有喜事办的生着法儿办喜事,请亲戚朋友来送礼,把送出的礼捞回来。比如过去,乡下人到了60岁才办祝寿礼,如今提前了又提前,过50岁也办祝寿礼,有的竟然40岁也搞,凑整数,如果再过几年,恐怕30岁、20都要搞,因为过10周岁生日在农村早已兴开了,这正好连起来。那么,70岁、80岁更不用说了,更要办隆重的祝寿礼。过去,孩子考上大学是喜事,当然请亲戚朋友庆贺一下,如今考一个普通的技校也大办筵席;更好笑的是,有的农民确实没喜事办,老母牛下了个小牛犊也要请客庆贺一番。看来,今后谁的老母猪下了一窝猪崽,也是喜事,也要请客庆贺。有的农民瞎折腾,把旧门搂拆了,盖了个新门楼,也大摆酒席,宴请宾客。这些农民,何必呢?你请我,我请你,花的还不是自己的钱?最后把大家都折腾苦了!

光送礼钱还是一个方面,附带的开支还有不少,主要是走亲戚送礼进村前老远就要放鞭炮,一饼磨盘大的响鞭要98元,外加两个大烟花,低档的128元,豪华的开门红要291元,光烟花和爆竹就是500多元。正月初八这一天我家就有三起应酬请客喝酒办喜事的,我和妻子分成两拔去赴宴,还有一家没去成,但去了礼。这一天送情就是一千多元。春节前后我家共送了10多个礼,送了5000多元,把身上仅有的一点旅差费都用光了,差点回不了武汉。我楼下一个做豆腐的邻居,春节回老家钟祥过年时,带了二万多元,办年货加赶情送礼都用得差不多了。这俩口子起五更睡半夜,辛辛苦苦挣的一年的血汗钱,全部在春节花光了,明年还不知要折腾到什么程度。

不仅送礼,上门拜年的娃娃们还要讨红包,你不给他们会要,比如亲外甥来了,妻侄儿来了,一句“恭喜发财,红包拿来”的叫喊,你不能扫了他们的兴,多则三两百,少则一百,外甥、妻侄多了,你就受不了。如今小孩子也耳濡目染,知道金钱的好处。毛泽东时代提倡艰苦朴素,移风易俗,如今谁讲这个?如果不有效控制,刚刚富裕的农民会被这疯狂的人情礼仪压垮,再度陷入新的贫穷。

农村文化越来越成荒漠化


谈起农村的文化生活,大家都非常留恋年轻时的岁月。回想起七、八十年代,那时,村里的团支书,每到农闲季节,常常组织各种各样的乡土文化活动:跑旱船、踩高跷、耍狮子、打乒乓球、赛篮球……大家忙得不亦乐乎。农村还有放映队,县剧团有下乡巡回演出,还有公社组织的各类文艺体育比赛,生活很有意思。各村都有戏班子,一进腊月,你村的戏班子到我村唱,我村的到你村唱。亲戚之间,你村唱时请我,我村唱时请你,唱出了快乐生活,唱出了邻里和睦关系。

过去,一到春节、元宵,农村传统民间文化搞得红红火火,农民自发地组织舞龙灯、玩狮灯、划旱船,轮流的“头人”义不容辞,召集乡亲。如今许多农民都不热衷了,都热衷于赌博;头人也不愿当头人,灯酒也没人待,都沉醉于“码长城”去了。有的人赌博一输就是几百甚至上千,而搞传统民间文化活动的灯钱却一毛不拔。曾经,我们常说只要物质文明改善了,精神文明自然会跟着上去。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农民富裕了,反而会变得沉迷、挥霍、堕落和无知。新农村建设中的“民主管理”让农民自觉是不可能的,让他们自己管自己的事是管不好的,还必须政府主导来抓文化建设和公共事业。

有好心人想承头把这千百年的传统民间文化活动再搞一下,宣扬宣扬春节的气氛,但被请去参入的人要烟要酒要钱,过去的农民何尝是这样?淳朴的民风消失了,市场经济,金钱社会把纯朴的农民都变成了奸诈之徒,利势小人。

幸亏村里还有少数爱传统文化的人。老支书吴明山就组织了一支舞狮队,儿子现任村副主任的吴亮明参入,还有16岁的孙子吴号也加入进来,全家出马,喊的喊彩,打的打鼓,舞的舞狮。我和村里的吴德水校长负责待灯酒,总算没有让今年村里的传统文化活动冷落了。如果各村里都有像老支书吴明山这样的人,我们农村的传统文化活动就有希望!

我在为农村的富裕感到喜悦的时候,更为农村的民风感到担忧!我们一方面在拯救农村民间文化遗产,把许多东西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其实,按说这些民间文化遗产是不需要拯救的,农民千百年来都在自觉地继承下来,为什么到了今天就感到在丢失呢?是这个城市化、城镇化在不断消蚀民间文化遗产。


123下一页
收藏 分享 发布者: wolly |
更多相关搜索: 门户 论坛 用户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进入论坛>>
热点聚焦
天要下雨,水要淹城,城 有人说过,考验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只要一场大雨就足矣。今年入夏以[详细]
西安市教学建筑外保温系 本文通过实际走访调查和资料采集的方法抽样调查了西安市比较具有代表[详细]
雾霾很嚣张?智慧城市说 在面临雾霾侵袭的时候,智能城市似乎又应该发挥作用了。无论是建筑、[详细]
陷入衰退泥潭 山西该如 走出衰退必将经历一段艰难的历程,往往需要经历较长时间,德国鲁尔区[详细]
雾霾很嚣张?智慧城市说 在面临雾霾侵袭的时候,智能城市似乎又应该发挥作用了。无论是建筑、[详细]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访问统计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 2012 中国城市设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陕ICP备12000627号-1 )
公安机关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