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秦腔 刻骨乡愁

2014-10-27 17:23 浏览次数:1100 我来说两句(0)
摘要:乡音是一个离人对于故土最难以割舍的情怀,是一种融化在血液里的特殊元素,是那永远也不能释怀的淡淡的乡愁。生长在三秦大地上的人,更是怀着一份感恩,感恩故乡这一方水土养育的人,创造出许多入骨的情感因子,而这 ...


乡音是一个离人对于故土最难以割舍的情怀,是一种融化在血液里的特殊元素,是那永远也不能释怀的淡淡的乡愁。生长在三秦大地上的人,更是怀着一份感恩,感恩故乡这一方水土养育的人,创造出许多入骨的情感因子,而这其中就包括秦腔。

“八百里秦川黄土飞扬,三千万老陕齐吼秦腔”,延续数千年的秦声秦韵,早已浸入每一个秦人的血液与骨髓之中,早已成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外漂泊的久了,心中总是会泛起一种空洞洞的失落感,好像生命中失去了某中不可或缺的东西,总在寻找却无从寻觅。

秦腔不像京剧,挂着国粹的响亮名头,它承载着古老的三秦文化,顺着历史长河一路走来。秦腔也不像越剧,形单意飘,音淡妆雅,仿佛天外来音;它属于一个个实实在在的生命。在京剧眼中,秦腔显土显穷;在越剧看来,秦腔过俗过闹;但千千万万的秦人以及西北人却实实在在的用心喜欢着秦腔。小小的戏园子,小小的戏台,小小的老百姓却偏爱这大杯的酒,大块的肉,大嗓门的秦腔。台上一声闷吼、一声凄诉,台下多少呼喊、多少回叹。这一位听到好处,便扬手,堂倌会意,一条红得扎眼的被面送上台去,台上那位将被面直向身上一披,正所谓“披红”,唱腔更显亮豁。更多时候,秦腔无台无妆,只在村口的大树下,地头的荫凉处一声吼起。上至九十九,下到刚会走,识字也好,不认也罢,只需起个腔,那一句句戏文便如黄河水一般滚滚而来;似乎这秦腔是秦人与生俱来的本能,不用多教,只随着生命的前行,越来越自如,亲近。


听得多了也逐渐的会去品出味儿——天下还有这么令人回味的嘶喊,这么平易俗实的艺术。天长日久,在流传数千年的秦腔里,演绎着多少忠臣良将的忠义故事,诉说了多少悲欢离合的人间亲情、感叹了多少忠贞不逾的千古爱情。

忽然想起李白的一首诗《忆秦娥》: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连绵不绝的千年古调在历史的风沙中传响着,融入一代代秦人的血脉中。

古老的城墙根下,是民间秦腔表演的大舞台。在早些年的时候,每当下午时分,老城墙根下总是聚满了人,面对夕阳,在一起吼起了秦腔。不知又有多少卖水后花园,有多少拴马寒窑前;有多少宗保被绑辕门外,有多少桂英祭桩大路边;有多少雄信骂唐帐外,有多少周仁哭妻坟前;有多少父女三击掌,有多少母子三滴血……人人都像名角一般端起架势,扯开嗓子,声声真切,句句入心,唱给自己,唱给身边最知心的人,唱给脚下最亲切的黄土地;一片高原仿佛成了一个大戏台,直唱到月上东山,大戏散去,融进了一台台小戏中,那小戏正是在一代代秦人心中传唱不息的啊。久而久之,城墙的每一块砖都被这热烈而大气磅礴的秦腔所感染,至今依然散发着秦文化的时代因子。

秦腔的粗犷与大气,无时无刻不在体现着秦人骨子里的那种虎狼之气、王者之气。自古以来,前前后后有十三个王朝在这关中平原上建立都城,那种皇城的王者庄严之气,也渗透在各个方面,从富丽堂皇的宫殿到庄严肃穆的帝王陵寝,从简约朴素的普通民居到雄浑壮阔的公共建筑,都和着这秦腔一起,共同演绎着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千年不朽的故事。

我想对于每一个游离于异乡他国的大秦游子,无论何时何地,在闲暇之余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泛起那一缕缕剪不断理还乱的淡淡的乡愁。美国的唐人街上,身穿唐装黑头发黄皮肤的华人并不鲜见,一碗两碗的羊肉泡也并非什么奢侈品,倘若再能够听到那么一两曲秦腔,我想那种泪流满面想要哭的冲动恐怕是任何事也阻挡不了的吧,也就是那么一嗓子,会让整个人的身心都舒畅了,万般情感都随着阵阵秦腔飘向天外,留下的却是一个更有真情实感的海外游子。这一刻,什么生命的意义,什么人生的价值,全都不再是一种神秘的课题,答案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心里。听秦腔听懂了生命,听秦腔听懂了人。戏台小世界,人生大剧场。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而这一切,对于一个漂泊已久,荣归故里的游子在归来的那一刻,他的人生境界将会得到升华,灵魂得到洗礼。 耳边响起的那一声声虽然纷乱却很亲切的家乡话,感觉实在是撩咂咧!进入主城区以后,高大雄浑的建筑文物、沧桑而完整的斑驳的老城墙、九宫格式的城区布局、一幢幢仿古的高楼大厦、一尊尊文化元素的主题雕塑,再加上老城墙根下那不绝于耳的秦腔,无一不使人灵魂颤栗。这不正是自己多年以来所思念与向往的大秦圣地吗?那勾起游人无尽乡愁的秦声秦韵,那与生命同在的大秦之腔,早已在秦人的心里扎下了根。这种积聚多年的幽暗的思乡愁绪顿时得到了酣畅漓淋的宣泄。

呵,关中,我的家乡,我的爹娘,我的根脉!

这种大俗大雅的秦声秦韵描摹着秦人大喜大悲的人生,仿佛这高原上万千大众的生活,只在那些个戏剧人物故事、千段唱腔词句中,岂不知那里面正浓聚着秦人最真的喜怒哀乐。



收藏 分享 发布者: 杜拉克草 |
更多相关搜索: 门户 论坛 用户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进入论坛>>
热点聚焦
天要下雨,水要淹城,城 有人说过,考验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只要一场大雨就足矣。今年入夏以[详细]
西安市教学建筑外保温系 本文通过实际走访调查和资料采集的方法抽样调查了西安市比较具有代表[详细]
雾霾很嚣张?智慧城市说 在面临雾霾侵袭的时候,智能城市似乎又应该发挥作用了。无论是建筑、[详细]
陷入衰退泥潭 山西该如 走出衰退必将经历一段艰难的历程,往往需要经历较长时间,德国鲁尔区[详细]
雾霾很嚣张?智慧城市说 在面临雾霾侵袭的时候,智能城市似乎又应该发挥作用了。无论是建筑、[详细]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访问统计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 2012 中国城市设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陕ICP备12000627号-1 )
公安机关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