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昊花鸟笔墨意趣

2013-10-10 14:59 浏览次数:1619 我来说两句(0)
摘要:在陕西美术当代中青年实力派艺术家中,吴昊先生是不可或缺的大家。他身为西安美院建筑环境艺术系主任,博士生导师,在对中国传统的建筑、装饰、工艺和环境等艺术的研究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对于中国画 ...

文/严文龙

  在陕西美术当代中青年实力派艺术家中,吴昊先生是不可或缺的大家。他身为西安美院建筑环境艺术系主任,博士生导师,在对中国传统的建筑、装饰、工艺和环境等艺术的研究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对于中国画的研究,他也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
  石鲁的晚年,曾意味深长地说过一句话,“文人画是中国画的正宗”。石鲁说这句话有自己苦不得已的地方。他的从传统出发,表现当代政治生活的理念(即“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使陕西出了一批当代现实主义画家,被人称之为“长安画派”,可谓功勋卓著。但石鲁也因此受到“文革”的巨大冲击。当他被政治冲击得遍体鳞伤时,才有他晚年回归意义的这种思维。
  吴昊的画,从一开始走的就是文人画的路子。无论现实是怎样的喧嚣迷人,新现实主义也好,八五新潮也好,他都不为所动,默默坚持着自己的精神理念,一直走到今天。


  中国文人画的核心,就是一个字:逸。逸情、逸趣、逸旨、逸韵。把自己对现实生活的感受,含蓄地艺术化地用绘画“逸”放出来。或表现不得志的迷闷,或反映愤世嫉俗的不平,或香草美人般地展示自己不同流俗的人格,或只是以一颗平常心的心态,展现一个普通人对人生自然的喜好和热爱等等。也就是说,逸有隐逸、飘逸、超逸和满足现状,热爱生活,自得其乐的放逸。吴昊作品的情趣,当是属于后者。


  细读吴昊作品之“逸”,我觉可大致分为三种境界。一、“鸭踩清波无人识,花落阶前风自扰。”这是一种完全恬淡自然的心境。譬如他的《河之洲》《雨后时节》,图中鸟儿的天然情趣,依依相伴,若隐若无而又清晰可辨地示现于人。表现了大隐隐于市的超脱心态。无论外界怎么纷纷扬扬,他的内心始终是闲静的,趋于自然的。我常常暗自赞叹,吴昊真该做个居士什么的,因为他的言谈举止,一举一动,往往不然而然地符合佛家的规范,不戒而戒,不律而律。


  大学时深爱王维,把他的辋川二十首背得烂熟。尤爱他的《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及至老成,才知这是一首很蹩脚的诗。既是“独坐幽篁”,或抚琴或浅唱或低吟即可,何必长啸?长啸即大喊大叫或大泣。“深林人不知”,他要人知什么?为官,世人不肖;归隐,心又不甘。王维的《竹里馆》,其实是以很优美的词句唱出了他那尊卑兼具、出世入世两难的心态。


  真归隐,何必寻找山林。以恬淡自然的心态交友、处事、作画,投入于社会,服务于社会,利众生,利自我,岂不是一种更高的境界。
  如吴昊,大约也就是如此吧!


  吴昊作品的第二种境界,就是古来文人常有的自艾自怜,自勉自励。“半塘池水摇清影,几枝残荷荡余香。”荷花出于淤泥而不染的自然特性,被后人赋予了极高的精神境界。吴昊笔下的荷花,与众不同,别有风味。


  我曾问过吴昊,为什么他画荷花专画残荷。他说荷花最美的时候,并不是在碧叶如顷,莲花盛开的季节,那是幼稚的青春期。荷花最美最有风韵是在成熟之后的时期。莲蓬低垂,荷杆枯立,残叶委败,那是经霜雪之后达练的境界。残败中显出坚挺,更具精神。枯萎之下,是成熟的莲藕深藏地下,孕育着新的生命,新的希望,新的繁荣和丰收。
  中国自古以来文人画中的那种坚韧的内劲,在吴昊的作品里时时都得到体现。这也就是吴昊从来不画商品画,也不轻易作画的原因所在。
  对于吴昊作品的第三种境界,我依然想用两句诗来形容,“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月昏之梅,为谁而开?为自己!无须他人知道,无须他人欣赏,只为清风暗夜中的作者自己。这是艺术至高的境界。


  蒙娜丽莎是不是最美的妇人?当然不是。但迄今为止,《蒙娜丽莎》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肖像作品。达芬奇为谁而作此画?是不是为了那位商人之妇?当然也不是。达芬奇是为了表现自己艺术情感中的一段美好的心灵之曲的感受。有多少人能解读懂达芬奇的心灵之曲?
  文人画里的境界,不论怎样的“逸”法,最为本质的还是自“逸”。拿张照片画,画的是自己的像。对着自然画,描出的是自己的心灵。我看吴昊的《好人一生平安》,初看好像索然无味,但愈看愈觉得有味。一叶窗棂,古朴典雅,以写意化的手法描出,占据了画面的大半,几株草茎,远距离地横斜在窗棂之外。没有屋舍,没有亭台,就那么简简单单地似乎不成比例的几笔,却让人觉得意味无穷,含蓄着许多言语无法表达的意象。如果说窗棂就是眼睛,就是心灵(人是透过窗棂看外界的)的话,那么窗棂之大正说明人心之大。眼睛和心灵可以容纳整个自然,整个世界。但是,心灵毕竟是人体的一部分,从属于自然,包容于自然。所以,窗棂再大,它依然也只是画面的一部分。
  这样一幅极具模糊意味的作品,我不知吴昊为什么要题为《好人一生平安》。我问吴昊,他说这是给位学者的祝寿之作,临场发挥,提笔而就,款也是随意而题。我细细揣摩,又觉得这题款又是最恰切的。以平淡之心,求平淡之福,是自我心灵的,又是大众心愿的。


  吴昊的作品,用笔简括、拙涩;用色浅淡、简易。简括、拙涩表现出线条的力度和韧度,使简简单单的形体极具张力;浅淡简易,使画面清淡有味,更显笔墨的力透纸背。吴昊是专业研究色彩的,作品却偏偏不多用色。他说中国画最讲究的是用墨。墨古人尚且分为五色,何况色彩?他的这些特点与他作品的境界格调相协,富有更强的表现力。此为冗笔,再述为赘。
  吴昊是位极具自然天分的画家,他的纯文人画的特色,必会给后人留下很多议论的空间和话题。他也必能在年富力强的大好年华,给我们留下更多的佳作。
 
本文来自《中国城市设计周刊》
 
 
 

 
收藏 分享 发布者: lynn |
更多相关搜索: 门户 论坛 用户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进入论坛>>
热点聚焦
天要下雨,水要淹城,城 有人说过,考验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只要一场大雨就足矣。今年入夏以[详细]
西安市教学建筑外保温系 本文通过实际走访调查和资料采集的方法抽样调查了西安市比较具有代表[详细]
雾霾很嚣张?智慧城市说 在面临雾霾侵袭的时候,智能城市似乎又应该发挥作用了。无论是建筑、[详细]
陷入衰退泥潭 山西该如 走出衰退必将经历一段艰难的历程,往往需要经历较长时间,德国鲁尔区[详细]
雾霾很嚣张?智慧城市说 在面临雾霾侵袭的时候,智能城市似乎又应该发挥作用了。无论是建筑、[详细]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访问统计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 2012 中国城市设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陕ICP备12000627号-1 )
公安机关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