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城市设计网 > 门户新闻中心 > 城市寄语 > 正文

李子萍:先城市之忧而忧 后建筑之乐而乐

2013-8-14 16:26 浏览次数:2310 我来说两句(0)
摘要:先城市之忧而忧 后建筑之乐而乐 ------听李子萍老师谈城市和建筑(记者:王 翼 高秋丽) 链接:李子萍,中国建筑西北设计院专业总建筑师;教授级高级建筑师、硕士生导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获香港皇家注册建筑师 ...


先城市之忧而忧

后建筑之乐而乐

        ------听李子萍老师谈城市和建筑

(记者:王  翼  高秋丽)

 

链接:李子萍,中国建筑西北设计院专业总建筑师;教授级高级建筑师、硕士生导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获香港皇家注册建筑师资格认证;1984年毕业于天津大学建筑系建筑学,获获工学学士学位;全国高等学校建筑学专业教育评估委员;教育建筑专业委员会委员;国家“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建筑学专业专家;西安市规划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建筑学会教育与职业实践工作委员会委员;西安交通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西北工业大学兼职教授。多次荣获院生产状元、先进标兵,1997年被授予"西安市劳动模范"称号,2004年中建总公司十佳工程师,2008年中建总公司先进个人。

作为西北院的总建筑师,又是从事过多年教育事业的教育工作者,李子萍老师对目前中国的建筑设计、中国的城市规划这方面可能比一般人更具有发言权,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比一般的建筑师更能看到中国对于建筑行业人才培养的缺失在哪里,比一般的受众有更多的想法,思考的会更深入。城市到底该如何设计才能摆脱千城一面的现状,才能规划出既有东方特色又有地域特色的城市愿景,这是当下每一个城市建设者不得不认真思考的问题!

 对待历史:继承优秀传统才能源远流长

 李老师认为目前的建筑行业实际上是一种分离的状况,整个的管理(建筑建设的管理、设计的管理)包括从业人员的管理和训练在这飞速发展的、建设量特别大的三十年中处在一个无序的状态,一定程度上来说还不如古代。为什么说我们不如古代呢?李老师说,古代的城市是有章法的,人们不敢乱来,城市怎么建设,帝王就给他一个范本,不能胡来,不能是哪个市长你想把城市弄成什么样就弄成什么样,它是有规则的,而且它的管理是非常严密的,它整个管理体制并不像我们现在所想象的,李老师认为我们现在对古代建筑管理这一块的研究是个空白,因为古代的帝王可以管到最低一级的官员。比如县官,县官要盖府衙都是有行至的,如果你要超标准建设了以后,被举报了就有杀头的危险。

 然而,现在很多的县城盖得像漫沟一样,达到了一种无序的状态,包括我们各个省市的行政办公用房的管理,暂且不说民营企业家他想怎么盖就怎么盖,这好像有人在管,实际上没人管。古代的整个管理制度非常严密,一个窦寇就可以把各种类型的建筑(宫殿建筑、林园建筑、官府建筑)用材都限制了,包括砖的尺寸大小都会限制。比如在古代要盖一个什么样的建筑,一套营造的则例推出来后,不能随心所欲的盖,它会连你要用多少构件算得清清楚楚,宋氏有宋氏的则例,明清有明清的则例。所以,古代不仅是建筑有章可依、城市有章可依,包括对官员的管理都是有章可依的、有法可依的,穿什么衣服、轿子是几人抬的都是有规定的,所以古代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

 自辛亥革命以后,我们把古代的一切都否定了,包括古代的管理体制,当然,不可否定古代的很多制度都不适合现代人生活,但是我们要找出适合现代人的生活规则。辛亥革命不仅否定了古代的一切管理体制,同时也全盘否定了我们几千年的文化。在国外,所有的建筑实践、建筑思潮都是城市建筑中的一个局部,城市大的格局、大的建筑物、城市的整体风貌几乎是没有破坏,保护的非常好,人家再做建筑思潮、实验建筑都是城市里面的某个局部,而我们不是,我们全部是推倒重来式的革命式的建设。

 古人的建设理念非常清晰,就是要和大自然融合,无论是建筑物还是城市都要和大自然和谐,这是建筑观,然后就是在管理上、技术上、建筑学的指导服务上都不如古人,人家古人有非常严密的体系,现在想想,我们确实不如古人。我们把很多很优秀的东西都扬弃了,仔细想一想,通过这么多年的实践学习,撞得头破血流,咱们的城市病症这么严重,北京下场大雨能淹死那么多人,这不是笑话吗!

 对待外来:博采众家之长才能百花齐放

 在中国,历史风貌完整的城市屈指可数,比如云南的大理、山西的平遥古城,还有一些欠发达地区能保留下来的县城。人家的城市化是渐进式的,我们的城市化是狂风暴雨式的,看欧洲的城市也好,有点历史的城市也好,人家保留的非常好。比如法国的城市风貌,基本上是一脉相承的保留下来,埃菲尔铁塔耸立在巴黎市区赛纳河畔的战神广场上,它是个局部的事,但赛纳河畔整个历史文化的建筑风貌没有变,大的基调没有改;蓬皮杜艺术中兴也是一个高级派的实验性的作品,它周围的历史街区都保护的很好;拉维莱特公园,解构主义的代表作品,它建在河边,也是一个局部的事,影响不了大的城市格局。

 也就是说,不管是新思潮还是实验作品,对整个城市的历史文化风貌和格局没有大的影响,只是表现了历史往前演进的过程,而我们不是,西安城也就有几面城墙和钟鼓楼还存留着,站在城墙上找不到一点古城的迹象,都不忍心往下看。李老师说,当时街坊改造的时候她是坚决反对的,她觉得没有街坊作为基调,谈不上一个城市,我们只保留局部,把大面给破坏了,就没办法延续我们的文脉。

 我们现代的建筑学教育是舶来品,是留学生从国外带进来的。现代主义思潮横扫中国,把我们所有的东西都破坏了,现在从学科上来说,实际上我们是跟着别人走乱的,老外做现在主义建设发展到现在主义、晚期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解构主义等等,人家绕了一圈又返回来了。我们现在的学科建设是什么?我们是跟着老外来的,欧美国家一开始是建筑学专业,一级学科,下面分社建筑设计及其理论、建筑历史、建筑规划、城市规划,再下面是室内装修、景观,是一级一级递进的。我们原来也是这样一个学术构架,自从在大学里面开设建筑学专业就是这样来的,现在,第一步老外演进到把建筑学和城市规划为一级学科,后来建筑学、城市规划、景观建筑学(原来是二级学科)分为一级学科,这并不是简单的学科的变化,这种变化包含的意义非常深。

 老外正在向我们中国古人的建筑感发展,老外原来以建筑学为龙头,来带动城市规划和景观建筑,现在是并列,以后的发展趋势有可能是以大的景观建筑学为龙头的建筑学、城市规划,小景观倒反过来了,这恰恰是我们中国古人的建筑观,我们中国人向来先看风水,什么是风水?就是大的景观学,山川形势,该怎么布城、布宫殿、布陵区,我们中国的风水就是老外说的大的景观学。举个清东陵例子,当时定这个陵区的时候是常瑞山和季新山主峰的连线是它整个大陵区的中轴线,然后沿着这个中轴线再展开每个陵区,(第一个皇帝顺治帝,康熙帝、乾隆帝,)先定的是一个大的宏观的景观,山水林木都符合他要求,然后才建陵区,中国古代建城也一样,比如西安城,先要看周围的秦岭、渭河,再看把城市建在什么位置合适,是非常有讲究的,不是胡来的。

 建筑态度:“建筑不仅仅是关乎建筑师的事”

 李老师说以前她上学的时候,她的老师就说过“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建筑是石头的史诗”。建筑的史诗不是一个建筑师、一个建筑学专业就能够书写的,建筑几乎是全民族参与的建设,如果我们的建筑让一千年以后的人看,他们肯定说这是一个管理非常混乱、劳动者没有任何自豪感的一个时代。所以只有必须让全民族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城市建设水平才能真正的提高。因此,这不仅仅是决策者的事,还包括劳动者,还包括生活在这个城市里面的人。

 我们的建筑师完全凭着自己的感觉在摸索,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的艺术是凭着艺术家个人在摸索。在欧洲,全民的艺术建设能力是非常强的,因为有专业的艺术评论团队,它成体系,能站在文化哲学、历史的高度去看这件事,对一件艺术作品有高水平的评论的时候,同时也是教育艺术家本身,能够帮助艺术家认清楚,他这个方向走的对还是不对,而不是凭着一人的感觉在黑暗里摸索。就是这样,如果没有一个好的成熟的艺术评论,也就谈不上高水平的、成体系的、能够站在历史高度的、能够作为文化历史发展坐标的艺术创作。

 中国人在很多方面技艺都很超前,但是在世界观的问题上、在哲学问题上没有解决,也就谈不上文化观。在大的战略上没搞清楚,就像瞎子摸象——胡来,摸着啥是啥。一开始说要发展小城镇,现在又来建立大规模的都市群,就是想起一出是一出,根本就没有传承性。比如,四医大的校园,刚设计的时候是灰墙红瓦很漂亮的教学楼、住院部,当时来看很不错。现在新留学回来的校长,非要把四医大的校园改成欧式的风格,这样的事很可笑,你的知识不代表你真正的有文化,在文化上你可能是个白痴,你在一个有历史传承的大学校园里干这种事,不是很可悲吗!

 所以我们一定要站在历史的高度、哲学的高度想问题,一定要先把战略问题解决了再说战术问题。“现在百分之八十的人认识都是错误的,我们的决策者百分之九十九没有认清这些道理,我们的公众就更糊涂。”李老师说道,日本建筑界就比我们做得好,日本的这些建筑师很知道利用大众媒介做宣传科普教育,所以日本的现代建筑运动实际上是成功的,它在世界现代建筑史上都占有一席地位,大家肯定它的现代建筑思潮的实践,而且肯定它的现代建筑传承了它本民族的文化,在整个世界建筑界对它是肯定的,人家评价我们“我不知道我们的中国建筑师都在干什么”,其实大家都是这么评价中国建筑师的。

 建筑呼吁:文人主导建筑评论集成文化共识

 以前中国的建筑不是工匠的事不是设计师的事,是文人主导的城市。是以文人文化推动的城市建筑、园林设计。苏州园林就是个例子,它不是专业的设计师设计出来的,是一帮文人在一起商讨“咱怎么能把这园林弄好,能让它诗情画意”的结果。恰恰现在不是,因为建筑师有时候是丧心病狂的,为了表现自己的英雄主义,他啥事都敢干,这个决策应该是个以文化为参考的决策,中国的艺术都是文人推动的。中国的国画就是文人画,这不是画家个人的事,它讲究意境、诗情画意,都是从我们中国的文学观来的。

 现在我们的整个民族处在一个集体无意识状态,自从我们的传统文化被打败以来,近二三百年,我们的传统文化被坚船利炮打败后,我们的文化确确实实没有自信心了,就想彻底把它扬弃。我们的文化里确实有很可恶的东西,但是它也有非常好的东西,比较可恶的东西就是它功利性太强,没有功利性的那部分就是好的东西,比如说哲学观。我认为它最可恶的地方就是儒家独大以后,文化的功利思想太重,我们应该把它彻底地否定掉,但是我们还有些好的东西,像老庄学说里面有很多好东西,包括儒家学说的老子,老子的宇宙观、世界观、哲学观老外是没办法超越的,这些东西我们不能怀疑。所以,该肯定的东西我们一定要很坚定,该扬弃的东西我们坚决要扬弃。因为我们没有这样一个过程,所以就出在这有集体无意识的状态。

 大家争论不休,没有达成文化上的共识,因此,战略上我们就没有一定的高度,我们的文化复兴也就谈不上,我们就不能把整个民族拧成一股绳。谁说我们中国人没有信仰?我们的历史文化就是我们的信仰,我们的信仰恰恰是个开放体系,我们既不是偶像崇拜,也不是那么僵化的宗教体系,我们崇拜的是我们自己的历史文化,受了老庄哲学的影响,我们是非常开放的体系。任何一个读过圣贤书的人他都是有信仰的,而且信仰很坚定,只是老外不了解我们的文化,所以他们说我们没有信仰。老外的普世价值观我们几千年前就有,所以这个东西我们一定要逐步逐步通过讨论、通过学习、通过教育慢慢来,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也不是靠一个人能完成的,一定要借助专业人士、传媒、大众、决策者,我们不要把决策者放到我们的对立面去,他们做不好不是他们的事,是我们的事。一定要注意我们的方式方法,绝对不能把决策者推倒对立面去,决策者恰恰是我们应该说服应该影响的人群,我相信没有一个决策者愿意干错事,然后让别人骂他让历史骂他。儒家学说最可贵的一点是以天下为己任,这点不能扬弃。

 设计师现在做的设计,也要受甲方的牵制。但是设计师心里要清楚,最后的底线一定不能放,就算是吃饭的工程也有最后的底线,比如说住宅,开发商让做成欧式的,咱争不过开发商没办法。但如果是学校、幼儿园也让做成欧式的,我们的设计师就应该拼命地抵制,当然还不能硬顶,想办法说服他,给他免费多做些方案让他选一个,不给钱也无所谓,因为咱的孩子要在里面学习成长。

 我们的民族现在处在没头脑的状态,现在的很多学生把创新想的很神秘,其实不然,创新是什么?就是具体到个案中你把问题找出来,把自己认为很棘手的事情整理归纳,然后用你的专业能力把它们都克服了,解决的非常好,这就是创新。我们的家长老师成天骂孩子,说他们没有创新,后来想想,二十来岁的孩子成这样到底是谁的责任?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我们是怎么把孩子教成这样的!明明知道教育制度不合理为什么没人去改变它?只有5060后才有能力改变这个现状,才有可能改变这个现状,我们中国人有个毛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都不从自身找原因,光是说人家,骂社会,骂贪官。

 

寄语中国城市设计周刊

 最后,李老师对《中国城市设计周刊》寄语道:《中国城市设计周刊》不应该是纯专业的内容,它应该是科普性的、让公共参与的这样一种刊物。要给大众一个讨论建筑的平台,同时官员可以借助这个平台教育大众。我们国家恰恰缺乏这种刊物,我们应该建立自己的文化自信,包括建筑观的重新的确立。《中国城市设计周刊》应该让大家一起来讨论这些事情,所以我认为我们这个刊物就应该起到这样一个作用,让我们的决策者也明白,这事不是开玩笑的,让掏钱的私人业主、大老板包括我们的公众、包括我们的建筑师能够明白,并不是所有的建筑师都有职业操守和专业素养,他们有时候就是墙头草,业主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他站不到这个高度去看这个问题。《中国城市设计周刊》需要改观这些问题,呼吁这些问题,当然,还有更多的待解决的城市问题。

 

收藏 分享 发布者: wolly |
更多相关搜索: 门户 论坛 用户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进入论坛>>
热点聚焦
天要下雨,水要淹城,城 有人说过,考验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只要一场大雨就足矣。今年入夏以[详细]
西安市教学建筑外保温系 本文通过实际走访调查和资料采集的方法抽样调查了西安市比较具有代表[详细]
雾霾很嚣张?智慧城市说 在面临雾霾侵袭的时候,智能城市似乎又应该发挥作用了。无论是建筑、[详细]
陷入衰退泥潭 山西该如 走出衰退必将经历一段艰难的历程,往往需要经历较长时间,德国鲁尔区[详细]
雾霾很嚣张?智慧城市说 在面临雾霾侵袭的时候,智能城市似乎又应该发挥作用了。无论是建筑、[详细]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访问统计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 2012 中国城市设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陕ICP备12000627号-1 )
公安机关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