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城市设计网 > 门户新闻中心 > 城市寄语 > 正文

设计的快乐——赵元超

2013-7-8 16:46 来源:中国城市设计周刊 浏览次数:2669 我来说两句(0)
摘要:新世纪初,随着库哈斯CCTV新办公楼巨门方案的正式确定,似乎为中国打开了一扇通向世界的大门;接着,国家奥林匹克中心(鸟巢)及国家游泳馆(水立方)方案也相继确定,标志着中国建筑新的历史的开始,全球建筑界的目 ...


    新世纪初,随着库哈斯CCTV新办公楼巨门方案的正式确定,似乎为中国打开了一扇通向世界的大门;接着,国家奥林匹克中心(鸟巢)及国家游泳馆(水立方)方案也相继确定,标志着中国建筑新的历史的开始,全球建筑界的目光齐聚北京,在中国,设计师以前所未有的地位登上历史的前台,喻示着中国更加开放的融入世界。唯感酸禁和遗憾的是1964年日本的东京奥运会使日本建筑师走向世界,2008年北京奥运会使世界建筑师来到中国。

    建筑被誉为凝固的音乐,混凝土的诗,“世纪之门”、 “鸟巢”、“水立方”一个个动听的名字引起多少人富有诗意的遐想。琴棋书画历来被中国人认为是修身养性、人生圆满的标志,建筑设计师在某种意义上是工作和兴趣能够充分结合的职业和事业,建筑师是快乐的。前不久,85岁高龄的悉尼歌剧院的设计者伍重被授予2003年普利策建筑学奖,并应邀重新踏上澳洲的土地,实现了他四十多年前未完成的理想,这一刻是快乐的,然而近半个世纪的痛苦和将要面临的考验很难说一直是快乐的。

    设计即生活。一个设计的产生就是设计师对生活的体验和积累的表现,是对未来生活方式和行为的设想。

    但是,建筑设计的整个过程很难称得上是诗意和浪漫,我常常把设计构思阶段比喻为一篇作文,一篇美文的诞生需要多少次翻来覆去的推敲,境界高一些的当然更需要“语不惊人死不休”。文学家陈忠实为 〈白鹿原〉的创作长期居住在农村的祖屋,建筑师安德鲁为国家大剧院的构思也消失于巴黎的灯红酒绿。然而,文学家个人创作一经完成,这一过程也就宣告结束,而建筑设计师的构思只能通过业主的认可这一过程才能完成。“外因”必须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难怪叽崎新在为北京精心而做的五个方案(特别是呕心沥血的国家大剧院)无一中标,痛苦的感叹:“我对北京的爱及北京对我爱的评价”,建筑设计常常是没有结果的结局。这也许是设计师更为尴尬和痛苦的原因所在。

    设计的过程更象是一次艰苦的旅程和探险。他只知道起点和目标,在路上,有说不清的十字路口供你选择,而选择总是痛苦的。每一次选择,也许就是一次赌博。登顶成功是快乐的,而只有经历痛苦的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

    建筑设计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伴随着从方案构思、论证到整个营造过程。只有当它正式使用,设计才算告一段落。路易斯. 康就永远地倒在了配合设计的旅程。

    设计的过程还是一个不断修改的过程,修改伴随着整个过程,一个设计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修改的过程。

    尽管方案的构思是建筑师的个体行为,而现代设计却是一个整体的大生产,设计的过程也就是成为协调和解决各种冲突和矛盾的过程。这也就是建筑如果被称做艺术的话比其它艺术门类更为艰难和痛苦之所在。艺术的特性在于勇于创新,体现个性,最忌重复,而大生产的特点却在于重复和标准化。

    建筑设计的产品是房屋和环境,它区别于其它商品的特点是它的长期性、社会性和一经完成的不可更改性。建筑师是一个服务行业,从这一点来说建筑师如同厨师,顾客要什么,他就得提供什么。但是,设计师既是服务者,同时又要担当崇高的社会责任,双重的角色使建筑师常常陷入痛苦和尴尬。“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也﹖”。 

    面对突飞猛进的城市建设,面对全民浮躁的文化心理,面对全国的“城市化妆运动”,中国建筑师以比国外同行高千倍的效率“急就章”式地设计,也象中国的足球一样,国人终于失去了耐心,各个城市配合着“城市化妆运动”而纷纷展开新的“洋务运动”。

    面对着激烈或者说残酷的竞争,中国建筑师经受着内外双重的压力。外部,面对着高水平境外设计师和整个社会的崇洋心理,内部我们同样面对着我们自身的体制和机制的制约。

    在“皇帝的新衣”的童话中,在业主不信任的目光里,在走向极端的经济社会中,中国设计师得不到最起码的尊重和平等。群体建筑素养的低下和浮躁心理使中国设计师的地位在降低。任何人都可以对设计师的作品指手划脚的修改。面对这种艰难的创作环境,在理想与现实之间,许多设计师随波逐流,恶性的循环。

    在长期的设计体制惯性影响下,我们很难建立以设计师为龙头的设计队伍。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设计师的敬业精神在下滑。中国建筑师缺乏的不仅仅是设计水平,而是敬业精神。

    我们幸运的是遇上了大好的机遇,不幸的是难以产生传世的作品。对待每一项目,我们均试图象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精心设计,而结果却不尽如意。我们处于市场竞争的核心,但仍摆脱不了建筑师所固有的社会责任感,我们的理想是希望得到境外建筑师的创作环境,但现实是不得不面对我们的机制和体制挑战,只好无奈地面对现时,寻找设计的快乐。真正的艺术家是孤独的,真正的建筑家是痛苦的,套用一句时髦的话,“痛并快乐地设计”。 

作者系西北院院总建筑师
收藏 分享 发布者: lynn |
更多相关搜索: 门户 论坛 用户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进入论坛>>
热点聚焦
天要下雨,水要淹城,城 有人说过,考验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只要一场大雨就足矣。今年入夏以[详细]
西安市教学建筑外保温系 本文通过实际走访调查和资料采集的方法抽样调查了西安市比较具有代表[详细]
雾霾很嚣张?智慧城市说 在面临雾霾侵袭的时候,智能城市似乎又应该发挥作用了。无论是建筑、[详细]
陷入衰退泥潭 山西该如 走出衰退必将经历一段艰难的历程,往往需要经历较长时间,德国鲁尔区[详细]
雾霾很嚣张?智慧城市说 在面临雾霾侵袭的时候,智能城市似乎又应该发挥作用了。无论是建筑、[详细]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访问统计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 2012 中国城市设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陕ICP备12000627号-1 )
公安机关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