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城市设计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中国城市设计网 门户 新闻中心 焦点人物

刘克成对历史充满情怀

原作者: 刘光辉 王翼 来自: 中国城市设计周刊 收藏 分享 邀请

 

  刘克成教授,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国际建筑师协会亚澳区建筑遗产保护工作组主任,国际近现代建筑遗产理事会(DOCOMOMO)中国委员会主席,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遗产阐释与展示科学委员会委员,中国建筑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陕西省城市规划学术委员会主任,陕西省古迹遗址保护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西安市城市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
  1994年被国务院评为突出贡献专家,享政府特殊津贴;2009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陕西省教学名师奖、陕西省优秀教师;2006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事部评为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07年获宝钢优秀教师奖;2009获大遗址保护特别奖;2012当选中国当代百名建筑师。
 

灞上人家风情服务区

贾平凹文学艺术馆

富平陶艺博物馆主馆内景

大唐西市博物馆

灞上人家风情服务区

 
  进入《中国城市设计周刊》工作以来,由于工作需要,曾多次出入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校园进行采访,不止一次地被那风采各异的建筑风格所吸引,或者被那雄伟校门的气魄所震撼。这所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土木建筑类高等学府,半个多世纪以来,以“传承文明、创造未来、育材兴国、科技富民”为办学宗旨,形成了“自强、笃实、求源、创新”的校训和“为人诚实、基础扎实、作风朴实、工作踏实”的优良校风,先后为国家培养了21万余名德才兼备的栋梁之才。

  孟子的“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 之后,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把这话改了一下,“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确有很多的大师。近日,终于有机会可以见到自己歆慕已久的刘克成教授了。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对于成就非凡的人,我总怀有一种敬畏。在一个秋日的下午,我和同事一起去拜访刘克成教授。时间约在下午4点。但是,由于临时有急事需要刘教授处理,所以就有了时间逛建筑学院。四楼报告厅里正在进行着2012届毕业生的招聘。热闹的情形,让我们对建大学生的就业充满了信心。之后找到了刘教授的办公室。办公室坐落在建筑科技大学南门一个幽静的角落,不经人指点,绝不会引起人们的丝毫留意。刘教授的办公室不在高楼里,它的外观简简单单,但是却吸引了我。 “搞建筑的人,办公室都和别人不一样。”我的同事王翼感叹道。踏入他的办公室,似乎踏进了一个小型博物馆,又像是进入了一个小图书馆。琳琅满目的民间古董文物,造型各异的建筑模型,风格迥异的画作照片,装帧完美的建筑书籍——让我目不暇接。这里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谓的中规中矩的办公室,而是一片惬意舒适的小天地。终于知道刘教授的建筑设计为什么会那么吸引人,源于历史,源于文化,源于积淀,源于创新,正如建大的校训“求源”与“创新”,又如建大的校训“作风朴实”与“工作踏实”一样,刘克成教授的成功,正是源于他对中国文化的深刻求索,对历史的尊重,对文化的传承,我们在他的作品中都能够深刻地感受到他的情怀。正在思索之时,刘教授疾步走进办公室,带着歉意向我们打招呼。于是,在刘教授的办公室里,我们对刘克成教授进行了专访。

  记者(以下简称“记”):很高兴您接受我的采访。作为一名建筑师、教育家,您怎样看待建筑教育的现状?

  刘克成(以下简称“刘”):中国的建筑教育始于上世纪20年代,东北大学创建的建筑科,是由梁思成留学回国后被张学良校长聘任创办的学科,是中国建筑学真正意义上的起源。从那时到现在,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中国的建筑教育事业经历了坎坷的发展历程。期间经历过太多的历史事件。改革开放之后,建筑教育事业才有了很好的发展。这一阶段以恢复学习为主,由于战争等原因,停滞的事情很多,此时的建筑学者们正如饥似渴地学习着国外的经验。九十年代是一个徘徊期。两千年以后,我们的建筑学仁们意识到,中国的建筑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量是世界上最大的。当全世界的建筑师都跑来在中国大地上进行建筑的时候,我国的建筑师开始反思:我们的建筑该怎么办?当下我们更应该意识到的是,或者说应该做的是如何做出有特色的适合中国的建筑。

  记:建筑遗址的规划保护,您想要说的有哪些?

  刘:遗址是个很严肃的事情,是需要我们认真对待的问题。西安是个很特殊的城市。由于历史的存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尊重,就是保护。做建筑就是要让当下的生活与历史协调存在,而不是突兀的,不伦不类的。学会与历史相处,是机遇,更是挑战。历史遗迹的丰富性和特殊性,都是我们在做建筑的时候要考虑的问题。历史遗迹的存在,给予我们丰富的营养。使古老的更古老,现代的也现代。让古老与现代更协和地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我们需要将我们的历史传承。

  记:在您的设计作品中,您最想表达的设计理念是什么?

  刘:每个作品都有其针对性的因素存在。是对历史、环境和人的一种回应。他不能够超越场所对建筑的要求去谈超越的概念。我们最注重的就是当代人的需要。必经建筑师为当代人服务的。

  记:对于东大街的改造以及西安的中轴线东西南北四条大街,您是怎么看的呢?

  刘:对于东大街现在的改造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不是很了解,所以无处评价。但是从历史上来看,有些经验是值得推敲与反思的。南大街的改造时四条大街中最早的。时间是八十年代初,实际上也可以称之为,中国改革开放,城市进行传统街道改造的第一街。在建筑界,国际国内,对于南大街的改造评价并不高。当初由于嫌道路窄,所以就拓宽,但是并没有起到畅通的作用,所以就开始改造北大街,同样的没有缓解交通。所以就开始改西大街。开始把真正的明清建筑拆除掉了,建了现在的仿历史建筑。

  其实,很多失误是可以避免的。从梁思成先生开始,就有过定性:对于历史城市,要少动,要非常小心的来。如果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历史,而是以仿造的而存在,就如同影视基地一样,只是形似,却少了灵魂。

  我们不应以现在的视野来看方便不方便、宏伟不宏伟、时尚不时尚。这些都是不正确的。对于历史,我们要做的是尊重它的存在。

  记:“西安最大的停车场”——西安二环线,您觉得怎么样可以很好的解决拥堵这个问题?

  刘:道路管理是一个系统,不是说这里通畅,那边拥堵,不是局部的问题。就像我们的血管,出问题了,不是说一处有毛病,而是整个系统有问题。我想,可能需要专家系统地研究,有些可能是硬件问题:路够不够,密度够不够,宽度够不够;有些可能是软件的问题:红绿灯设置是不是合理,管理是不是合理等。

  北京道路比上海大,但是上海没有北京拥堵,您会发现,上海的管理很精细,几点到几点允许走车,几点到几点允许单行,几点到几点允许双行,这说明管理人员动脑了,通过细化工作,使得交通顺畅。只要人发挥主观的能动性,思考问题,就可以将问题解决。

  记:对于老百姓说的“秋裤”苏州的东方之门,“大裤衩”cctv,您的观点是什么呢?

  刘:东方之门,我觉得这个设计本身很不错。像什么不像什么,这是一个谈不清楚的问题。你像有人叫它“秋裤”或者别的,再比如把cctv叫“板凳”“大裤衩”,把国家大剧院叫“鸟蛋”等,我觉得这类问题应该这样理解,今天的后现代社会,文化本身就是多元和多异的。应该允许有不同方式不同声音的解读,城市在建筑时也不必脆弱,像什么和不像什么不是很严重的事情,重要的是我们真心做好了设计本身,这就够了。如今的社会允许大家表达自己的看法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记:目前,西安很多的建筑都会有一个“大屋顶”,老师您觉得好不好?

  刘:一方面,中国的城市要寻找中国的特色。不应该简单地去模仿。另一方面,我们对于文化的体现,不应该是符号的体现,应该从更深层的文化结构与内涵来展现我们的建筑文化。(记者 刘光辉 王翼)
 
本文来自《中国城市设计周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粉丝0 阅读8307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