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029-85794589

文章

勇敢的城市----那些无法忘怀的人和事


    摘要:本文通过对世界上代表性城市的发展历程回顾,既向那些勇敢的城市表达当代的敬意,又从它们的经验中汲取智慧和力量,并为滨海新区的规划建设实践所借鉴。作者通过对滨海中央公园的规划演变,历经十余年城市设计方案不断深化调整最终尘埃落定的全景记录,表明城市设计既是一个动态演变的过程,也是一种持之以恒的努力——一种持续的积累、非碎片化、不断完善逻辑的过程。

    我的教育背景和实践经验主要来自城市设计和历史保护等城市规划专业领域,而不是在规划管理或政府决策部门工作,但我与这些部门打交道多年,了解他们的行事风格。我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这使我对城市既有着相对全面的了解又有着完全不同的期望。
    此外,随着地球环境问题日渐凸出,世界范围都进入了对“人类中心主义”的全面反思。中国面临着提高自身生活品质以及应对国际舆论的双重压力,迫使我们不得不将效率至上、赶超式的发展模式告一段落。这个时候,我们迫切需要找到一条契合地球文明又切合地方实际的中国特色的城乡建设之路。
    在十字路口徘徊之际,我们再次回顾人类的历史,发现人们对城市的关注和探索曾是反思社会文明、修正发展道路和方向的巨大力量。很多勇敢的城市冲破重重阻力去探索建设美好城市的途径,为人类社会寻找通向美好社会的道路做出了不懈的努力。
    历史上的一些特定时期,一些来自思想界和学术界的声音在一片歌舞升平之间,冷眼预见暗藏的社会隐患,提出理想的空间形态,引发社会经久不息的反响,最终影响到经济活动和行政决策。思想家们存在于形态背后的深刻目的是反映平等、高效的社会制度模式。
    “光明城市”与巴西利亚。在如火如荼的西方工业革命背景下,底层工人阶级与新生资本阶级的矛盾显著,城市中到处都是拥挤不堪的贫民窟。现代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提出了“300万人口的现代城市”的理想方案,称为“光明城市”,全面体现了技术理性的思想。它创造了一座以高层建筑为主的、包括一整套绿色空间和现代化交通系统的城市。柯布西耶努力探索机器般高效运转的理想城市空间,称为“为机器时代文明设计的城市”,其核心思想是创造人类空间新秩序。
    “光明城市”的实践案例是巴西利亚,由1955年当选的巴西总统库比茨切克推动了这项伟大的事业,建筑师科斯塔不折不扣地实现着柯布西耶的理想。他认为:首都应该是宏伟的、高效的、有秩序的;应注重功能分区和机动车交通组织;采用高密度、立体化的居住模式,把地面让出来用作交通及开放空间。柯布西耶所欣赏的宏伟尺度和纪念性在巴西利亚也有所反应。国会大厦雕塑感极强的几何造型及其深刻寓意,使之成为流传千古的建筑珍品。然而,以功能分区为基础的现代主义规划模式在20世纪后期遭到人们广泛批判。如果你漫步于巴西利亚空空荡荡的市中心马上就会意识到,功能理性的最大弱点是把社会现实过分简单化了。

巴西利亚国会大厦

巴西利亚市中心

    战后现代主义的迅猛发展在欧美城市中造成了大量工业化住宅,它们取代了有生命力的传统街区。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西方社会对现代主义进行了全面反思,城市设计思潮发生了显著变化:由单纯的物质空间塑造逐步增加了对城市社会文化的探索;由城市景观的美学考虑兼顾到了具有社会学意义的城市公共空间及城市生活的创造;由巴洛克式的宏伟构图转向对普遍环境感知的心理研究。
    费城城市设计。埃德蒙·培根在美国费城城市设计中,积极探索这种转变,他把城市空间看做是一个动态的空间。在研究市民对城市空间的感受中,培根指出:移动的路线是市民“城市经历”的基础。每一种目的都有不同的路径、时间、方向、心态和环境需要等。很多人会在同一时间、用同一类型的交通工具往同一方向去同一目的地。如果我们能找出这些“同路人”的城市经历,也就可以设计一种普遍的城市环境去满足他们的官能和感性要求。培根用这种方法设计的美国费城中心区,得到了广泛的好评,并成为《时代》杂志的封面人物。这一理论被称做“联系理论”,它和“图底理论”、“场所理论”一起并称为城市设计三大理论。

费城城市设计

城市设计三大理论图解

    回顾城市设计的历程后我们发现,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理想主义和社会改良的责任感敦促着设计师们通过他们的画笔去描绘一幅幅美好的乌托邦图景,也同时向传统的习惯势力发起了一次次勇敢的挑战。因为他们深信,城市设计在设计美好城市的同时,也在设计美好的社会和美好的生活。

    不得不敬佩的那些人

    在一些“改朝换代”的新政权建立的时候,也标志着某种新兴政治势力的政府当局可能会十分关注城市建设的议题,为了让他们的人民和政敌“眼见为实”,他们通常具有强烈的意愿来建设一个伟大的城市。另有一些行政或技术权威,位居体制内部对城市进行着持续有效的控制和运转,持之以恒地推动城市向着美好、清晰的目标迈进。
    豪斯曼。巴黎在14世纪以后城市逐渐衰落,街道狭窄、瘟疫流行。1851年拿破仑三世获取了法国的最高权利,从此巴黎便主宰了欧洲的社会和政治生活。他任命豪斯曼作为总规划师主持当时欧洲最大的巴黎改造工程。在得到强大的权力和财政支持后,豪斯曼开始了大刀阔斧的城市改造。他主要完成了三项工作:第一是重新组织巴黎的街道;第二是新建了主要的基础设施;第三,也是最独特的贡献是对城市的美化。他改造了巴黎大约60%的建筑,12条宽阔的林荫大道从凯旋门伸向四面八方,生动地展现了均衡对称的格局。他把低矮的贫民窟和高大的贵族府邸统一改造成20米左右的沿街建筑。为避免单调,要求建筑的窗户、阳台、檐口、顶部在设计上无限变化;重视路口和广场周边建筑群之间的整体性和识别性;林荫大道上种植树木以消除街道空旷的感觉,还腾出空地修建了大面积的公园。他的城市设计用今天的话说是在“整体统一中追求细节上丰富的变化”。
    在城市建设的历史上,对豪斯曼的功过褒贬不一。大多数批评者认为:大拆大建破坏了历史风貌,切断了人们对城市的情感记忆;投资高昂的市容改造更是表面文章,不仅未能提高穷人的生活水平,还造成城市长期负债。然而,不可否认,豪斯曼对巴黎的改造卓有成效,当时被誉为是世界上最美丽和最先进的城市,现在称其为全世界最赏心悦目的城市也当之无愧。

巴黎被誉为全世界最美城市

    罗伯特·摩西。纽约的别称是“世界首都”,这不仅因为它是世界上经济最强大的城市,也因为它对世界文化作出了无与伦比的贡献,同时也归功于富有远见的纽约规划——曼哈顿的建筑群像向从海上初来纽约的人们展示着这座城市伟大的抱负。在纽约的城市建设史上,没有人能够超越罗伯特·摩西所做的贡献。传纪作家卡罗说:“摩西是新大陆最伟大的建筑师和城市设计师。”从二十世纪30年代至60年代,摩西担任纽约公园规划委员会主席(相当于城投公司董事长)的30余年,在纽约留下了大量建设作品。他凭借无穷的创造力和胆识大手笔地建造城市。他几乎没有业余爱好,却每天思考如何满足各类人群的娱乐需求。他身上有一种鼓舞人心的力量,不断向人们展示对一座物质和精神面貌都大为改观的城市的向往,如果没有摩西,纽约的命运大不一样。

    纽约在摩西时代建设了大量公共基础设施,包括几百公里的道路、三座桥梁、两个隧道、近百座公园,以及包括联合国大厦、林肯艺术中心在内的大量公共建筑。

    然而,在城市建设史上,摩西曾是一个被妖魔化的人物——从民主的角度来看,摩西的权力使用似乎有问题,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使纽约推行这么庞大的城市基础建设工程?如果我们能够客观地看待今天的纽约,它的确没有出现象美国其他城市那样明显的市中心衰落的景象。如果今天我们来重新评价摩西——他对城市中心的振兴,不仅使中产阶级留在了曼哈顿,也挽救了纽约走向衰落,使得城市得以复兴,而经济增长和更多的税收最终也帮助到了穷人。
    20世纪60年代的纽约,出现了一位 “民主的斗士”——简·雅各布斯,它预示着摩西时代的终结。不过这时纽约的基础设施和大型工程建设已基本完成,城市建设进入了缓慢的“后院主义”时期。可以想象,几十年前纽约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迎难而上的不回避作风让这座城市在后续的半个世纪里获得了厚积薄发的优势。
    历史的航船或许会在一些重要的关口调整方向,但谁能否认曾经经过的每一段航程不是避开暗礁、积蓄力量的过程?当我们回望过去,能够在身后看到一条清晰的航迹,而那条航船上的摩西和雅各布斯们都曾奋力搏击,护佑着他们的城市缓缓地驶向未来。
    今天,在我们赞赏和钦佩那些勇敢的城市历经磨难、为推动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的同时,也会从它们发展的历程和道路中汲取经验和智慧,更能从它们坚定的探索和信念中获得勇气和力量。

    滨海中央公园的故事

    我本人及团队从2003年起在滨海新区参与规划设计工作十年有余。回顾这十年的历程,最让我感怀至深的就是:一个清晰的城市空间结构和理想的城市愿景对城市发展和建设的关系极其重大,它们是形成美好城市的基础(尤其在一个新兴地区的早期规划建设时期)。然而这种结构和愿景实在宏大,不可能一蹴而就,非历经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不能形成。同时,宏大的结构和愿景也是由一个个具体事件和项目构成,各种利益瓜葛,纷繁复杂,许多城市就是在这漫长而艰难的实现过程中,或偏离方向,或功败垂成。而规划本身也会伴随时间的推移和建设的推进,进行动态调整和深化。在此过程中,我们心中那个坚定的声音一定要时时提醒自己,永不放弃我们的城市理想。城市设计工作就是持续不断地深入研究和坚持不懈地向着理想目标靠近的过程。滨海中央公园的故事就充分印证了这一点。
    在十年前的滨海新区核心区规划中,对于城市结构的考虑是通过中央大道将八个重要功能节点串联起来。当时的中央大道准确地说并不能称其为城市轴线,仅只作为一条串联各节点的道路,两侧现存和规划了大量住宅用地和铁路货场用地,公共空间分散,基本没有体现城市设计的思想。

滨海新区核心区城市结构与用地布局规划图 (一轴八点),2003年

    三年后,2006年的规划将三个新划定的功能区通过中央大道串联起来。此轮方案已将大量重要的公共建筑和商务办公用地汇聚在中央大道两侧,中央大道串联了包括紫云公园和于家堡半岛公园两个公园,中央大道沿线的公共空间也进行了有意识的规划,城市设计的思想和布局手法已清晰可见。

滨海新区核心区城市结构与用地布局图 (一轴三区),2006年

    随后,一些重要的公共设施的选址和规划按照这一思路逐渐展开。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项目是滨海文化艺术中心。
    项目选址位于中央大道紫云公园北侧。此平面布局仅作为提出规划设计条件的参考。有关部门邀请了四家高水平的国内外设计机构:扎哈·哈迪德、MVRDV、伯纳德·曲米、何静堂。任务是对整个场地提出城市设计构想,同时各委托完成一个不同主题的文化建筑设计方案。

滨海文化艺术中心城市设计和建筑设计国际方案征集规划设计条件,2008年

    扎哈团队的城市设计方案不但是一个对位置的局限性和机会的直接答复,并且是一个把公园、广场和文化建筑融为一体的诗境映像。规划布局流畅,富有动感,整体性强,形制完美。

扎哈团队的城市设计方案

滨海大剧院设计,符合扎哈的一贯风格

    MVRDV的城市设计方案意欲聚集多维文化,构成绚烂的拼图公园和城市舞台。文化建筑都拥有自身向上攀升的路径,在基地平坦的地势上获得更高的视野。该方案试图将规划对建筑创作的限制减到最小。

MVRDV的城市设计方案

滨海航空航天博物馆,倾斜的跑道,是向航空航天事业的致敬。

    伯纳德·曲米的城市设计方案通过四个象限的划分,形平等民主的、互相对话的文化建筑。通过虚实、正负的对比使商业广场和文化建筑形成有呼应的对比关联。每个象限放一个建筑,中间为共享公园,不过看起来似乎还只是个概念。

伯纳德·曲米的城市设计方案

滨海现代工业博物馆,充满力量和质感。

    何静堂团队的城市设计方案通过整合复合城市要素,将生态绿脉、水脉、历史脉、城市文脉和生命脉聚集为核心,再由此发散到每一个角落,从而使整个区域形成整体。这个方案比较符合中国人的思维模式。

何静堂团队的城市设计方案

滨海美术馆,看起来建筑和环境浑然一体。

    竞赛结束后,我们研究和消化了四位大师的方案,采纳评委意见,在何静堂团队规划布局方案基础上,形成综合方案。

滨海文化艺术中心综合方案规划图

    随着滨海文化中心综合方案被纳入了天碱地区城市设计,这项规划工作似乎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接下来,由于种种原因,项目并未如期推进。在停滞的半年多时间里,我们又开始着手从城市设计角度对方案进行重新审视。

天碱地区城市设计鸟瞰图

    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尽管四位大师的方案各具风采,作为建筑设计来说它们绚丽夺目,但形成的公共空间却不够出色,广场没有围合和界定,城市界面模糊不清,同时如此重要的公共项目对城市结构的形成缺乏必要的贡献。于是,针对这几个问题,我们重新对方案进行研究。

滨海新区核心区鸟瞰图 

滨海文化艺术中心后续若干城市设计方案之一

    上图的城市设计方案以几座方正的文化建筑形成与城市街区和中央大道相呼应,中间布置一座门形建筑,沟通南北两个城市公园。该方案与天津中心城区文化中心的规划布局颇有几分相似。各方普遍认为,滨海新区应体现自身特色,具有创新意识,要求方案进一步深化。

滨海文化艺术中心后续若干城市设计方案之二

    上图是城市设计的另一方案,它希望在城市街区一侧延续街区肌理,形成城市界面;另一侧沿中央大道的紫云公园向北与华纳高尔夫球场汇合,形成大公园系统;中间布置有三个文化建筑内涵组成的文化综合体,形态向街区方向围合形成文化广场;建筑本身定位为具有绿色科技示范作用的生态建筑。由于涉及到建设运营机制等方方面面问题,该方案亦未能得到广泛认可。

滨海文化艺术中心城市设计最终方案

    上图是城市设计最终方案,其主要思路是:不再搞单一的文化建筑,而是通过文化艺术长廊聚拢一系列文化建筑,将文化功能与城市生活、与商业和市场高度融合,形成掩映于文化艺术公园中的文化综合体。在城市空间塑造上,对城市生活界面和沿中央大道的形象展示面都有明确的界定和定位,希望创造一个生机勃勃的文化繁荣和空间连续的城市意象。该方案得到了各方普遍认可。 
    从三维空间上看去,文化艺术中心这一轮的城市设计方案促进了南北两大公园的沟通,也促进了与西面海河滨水空间的沟通,使得城市空间结构清晰而流动。

天碱地区城市设计(第二稿)鸟瞰图

    重要而有趣的是,滨海文化艺术中心目前的布局方式完全打通了中央大道西侧的一系列公园,让它们整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长约2公里宽400米的滨海中央公园。 公园的尽端是于家堡城际火车站,以及向上600米高的滨海最高建筑——罗斯洛克大厦,这一布局极大地强化了中央大道作为滨海新区城市轴线的作用,总体城市设计中“在城市轴线上汇聚最高级别的城市公共空间” 的设想变成了眼前真实可见的场景。

滨海核心区及中央公园鸟瞰图

    十年前,在一个有众多知名专家和领导参加的高级别专业会议上,有人提出在滨海新区的核心区应规划一个大的中央公园,这一建议得到了许多人的赞许。时过境迁,十年后不知是否还有人记得这一幕。经过了十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今天,滨海中央公园的规划构想经我们这些城市设计师之手终于实现了。
    关于滨海中央公园规划的演变、成型,历经十余年40多稿的调整终于尘埃落定的过程,是一个颇为生动的励志故事。我们从这一亲身经历中体会到,城市整体结构的形成的确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有时也会有机缘巧合发生,但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滨海的故事也远没有完结,我们坦承对城市未来的预见也许是有限的。城市设计的目标就是不断追求更高、更远。更为重要的是——任何好的规划构想都需要持之以恒的坚持,这种持之以恒标示着一种持续的积累、非碎片化、不断完善逻辑的过程,也是一条将目光从眼前延伸到长远的城市发展之路…… 。
          
作者简介:
    朱雪梅,天津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城市设计研究所所长,天津市规划设计大师,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城市设计委员会委员,天津市历史风貌建筑保护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该文章已有1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 会员名
    2018-5-29 18:31
    留言内容留言内容
  • 会员名
    2018-5-29 18:31
    留言内容留言内容
全国免费热线电话

029-85794589

反馈建议

chinacitydesign@xawhct.com 在线QQ咨询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Powered byDiscuz!X3.2© 2001-2013Comsenz Inc.

最佳伙伴

中国城市设计网(www.baidu.com)